第二百六十三章 浪漫约会(下)

“你要带我去哪里?”夏青青发现云舒正在抱着自己朝大门口移动,一时间有些害怕是不是因为自己,所以云舒和家里人闹别扭了。

    “散步。”云舒没有表情的回答着,答案也简单明了,言简意赅。

    “散步?你有没有搞错啊!我这样子怎么散步啊?!”夏青青一只手环扣着云舒的脖子,另一只手指着被包得像椰子的脚踝。

    “饭后散步会帮助消化。”云舒无厘头的回答了一句跟完全无关的话。

    “是你在消化又不关我的事,干嘛连我一起拖下水。”夏青青嘟着嘴,满满的不开心。夏青青耳朵贴在他心脏上方,夏青青长出了一口气,很想让这时间一直停止在这一刹那。

    如果说夏青青不喜欢云舒是假的,但喜欢他会是一条辛苦道路,因为必须和很多很多、多到数不清。

    女人的战争。好不容易抢赢了,还得在他脖子上拴上一条狗链,提醒别人这是私人产权。

    要是碰上以掠夺为乐的女人,死会要活标,你又得一次又一次想尽办法围剿。

    这种喜欢这种爱,很累。而自己这种懒人却不适合这种辛苦爱情,所以、她不能爱他、不能喜欢他。尽管他的心跳声很好听,让夏青青很是安稳,很是有安全感。

    就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夏青青被云舒抱进了车里,他坐在她身边,侧过身替她圈起安全带,这逐渐消融去她抵抗爱情的毅力,明明人懒,却忍不住伸手去碰触高难度爱情。

    夏青青的心里不停的咒骂着,这是什么破答案!他怎么总是以这种乱七八糟的答案来转移她的注意力,偏偏她的神经线太大条,随便让人家一转就转开话题。

    “我穿着室内拖鞋,不能出门的。”夏青青很是不理解的说着。

    “我不会让你自己下来走路。”云舒的话让夏青青很是无奈。

    走路跟室内拖鞋好像很有关系、又好像不太对劲,郁敏懒,得想了,反正他总有办法她不再追问他不想回答的问题。

    车子行经市区,往山里驶去。

    山上的风很凉爽,夏青青打开窗户,让阵阵微风吹拂,风带过她的发梢、带上沁心舒畅,她很少休闲、很少这样子凉凉的把自己晾着。

    伸伸懒腰,唔……好舒服。

    车停,云舒将她抱下车,像来过许多次一般,他选棵大树靠着,让夏青青贴在他身上。

    “云舒……”夏青青很是慵懒的叫着他的名字。

    “嗯?”他的声音自她头顶上方传来,低低的、醇醇的,像上好的葡萄酒,香醇、醉人。

    “你平常工作很忙吗?”

    “还好。”

    夏青青抬头看他。他真的很帅,不带霸气的那种帅法,斯文、懦雅,谁见了他都会有这种感觉。

    ……

    “起床!夏青青,快点起床。”云舒拍她的脸、摇她的肩,企图将她叫醒。

    迷迷糊糊间,夏青青感觉自己的上半身被抬高、抱直,夏青青不耐烦的问着:“干嘛啊,我中乐透彩了吗?”

    中乐透……突然间,夏青青眼睛进出金色光芒、睡意全消,她尖叫,抱住他的脖子,又亲又喊。

    “耶!我中乐透彩了!终于不是我看着别人中乐透彩了!”

    云舒捧住她的脸,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知道你中乐透彩。”

    云舒又好气又好笑,不过是二十多万,再扣掉税金,连部像样的好车都买不起,居然让她闹了整整一夜没睡好。

    现在的云舒很是后悔,要不是昨晚的饭桌上太过压抑,抱着她去散步;要不是看到一群人排队,她也嚷着要去凑热闹;要不是拗不过她,掏腰包买了六个幸运号码。他不会让自己拜托别人麻烦了一夜,把开奖的号码改成夏青青手里的几张。

    “你昨天说的,说我只要我睡着了,就把彩券给我。”夏青青伸出手,向他要彩券。

    “好。”云舒把彩券交到她手上,看着夏青青拿着彩券又亲又吻,对着彩券,她用尽热情。

    “把它亲烂,你就没有奖金可拿了。”

    云舒从来没有想过,二十万会让夏青青这样的欣喜若狂,他给过很多个分手女友几百万,也不见她们狂喜到这等程度。

    “对哦,我要小心一点,不把你亲烂掉。”她把彩券放在胸口捧住,然后呆呆的傻笑着。

    “要不要起床了?我陪你一起去领奖金。”云舒伸出双臂,等着抱她进浴室梳洗。

    “好啊、好啊!我们马上去。”夏青青也伸出手,让云舒抱着过去,夏青青被云舒这样抱得很习惯,其实她现在已经可以自己走动了,但是不想错过这个享受的机会。

    云舒将她放在马桶上,把挤了牙膏的牙刷交给她。

    “你拿到十万要做什么?”夏青青嘴里全牙膏的泡泡,用勉强能听清的话问着。

    “什么十万?”云舒一头的雾水。

    “你的十万啊!彩券是我们两个人买的,奖金当然一人一半。”夏青青义正言辞的说着。

    云舒很是诧异,这趣÷阁钱能让她这么兴奋,现在她居然开口说要一人一半?

    “你可以自己把二十万留着。”

    “不好,这样不公平。”夏青青吐掉泡泡,她在漱口时,云舒接手她的牙刷,往自己的牙齿上清洗。

    “我才不要欠你,快说,快说!有了十万,你要做什么?”

    夏青青用洗面奶在脸上揉出了许多泡泡,拿出了一堆,糊在了云舒的脸上。

    云舒没有回答,反问道:“你有了十万……你想做什么?”

    “首先,我要买一个五千块的名牌包包,就说是……是你,送给我的,先气死哪些瞧不起我的女艺人!”夏青青激动又兴奋的说着。

    五千块的包包?她的愿望真小。云舒宠溺的看着夏青青。

    “然后呢?”

    “然后去吃大餐,早餐、中餐、晚餐,餐餐都是大餐,吃到我一联想到龙虾鲍鱼就反胃。”

    “我不知道你喜欢吃龙虾鲍鱼,我请厨师帮你准备。”云舒没想到夏青青竟然喜欢爱吃这种东西。

    “我有十万了,干嘛还要麻烦厨师?我就要自己去买!然后,我要把剩下的钱存起来,每年拿那些利息出国玩。?”夏青青笑的很阳光,像是一个正在等待被夸奖的孩子一样问着:”我这计划怎么样?”

    “嗯,不错。你要出国时会约我一起去吗?”

    “你能和我一起去?不可能吧,到时你肯定要忙工作的。”夏青青无奈的瞥了瞥云舒。

    “你都说是工作了,既然是工作,那就肯定会放假了。”云舒的回答让夏青青心花怒放。

    “我知道了!反正到时候不管你人在哪里,只要我约你一起去了,你就一定要来!”夏青青的这句话说完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情感又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夏青青觉得自己脸颊的温度开始上升。

    “嗯。”云舒放下牙刷,不停的摆弄的她的脸,将洗面奶的泡沫又揉在她的脸上。

    云舒指间的温度滑向她的脸庞,这样会不会太亲密了?夏青青恨不得直接这样就一直到老,夏青青很想一直一直和他在一起,但是她的心里很是自卑,不知道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云舒会像甩了以前的绯闻女友一样的,甩掉自己。

    “不晓得以后你的新娘会是什么样的人?”夏青青满是醋意的问着。

    “她很可爱,有点粗枝大叶、有点后知后觉,没有心机,迷糊得让人想保护。”云舒很是认真的描述着。

    “然后呢?”

    “她热情活泼,高兴的时候大叫、不高兴的时候泪水狂飙,是个真性情的女人。”他将夏青青形容得很清楚了,可是夏青青就是联想不到自己身上。

    云舒看着夏青青的这幅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没往自己身上猜,“你是不是傻啊!我说的人是你啊!”

    夏青青一时愣住了,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伸出两手,在他脸上拍击,没想到泡泡反而被拍得飞回自己脸上了。

    云舒学起她的样子把泡沫都甩在了她的脸上。

    “别闹,我们快去领奖金。”夏青青首先缴械投降了。

    “嗯,领完彩券,去吃一整天的龙虾大餐。”云舒有声有色的说着神色中像是在确信着什么似的。

    “好,我还要去逛街,买五千块的包包。你呢?你要买什么?”夏青青抬头呆呆的看着云舒。

    “我要买五千块的皮带。”云舒挑了挑眉说着,他突然觉得和她共有财产,是件愉快事情。

    “然后呢?我们要去哪里?”夏青青就像是一个正要去游乐场的孩子一样问着。

    “去找一家定存利率比较高的银行,把钱存进去。”

    “好,就这么办!”夏青青很喜欢他的计划,不过更喜欢的,还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