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中途逃跑

云舒还没有反应过来,夏青青就把鞋子脱掉了,夏青青没心没费的打算把无聊事抛诸脑后,爬上树,采一把桃杏安慰自己。

    夏青青不估树下的云舒怎么喊,就像是没听见一样往上爬去。爬了几步,感觉还不错,看来自己还没有老,花了几分钟,她爬到树顶端。

    经验老道的人都知道,阳光照得到的树梢,会结出最甜美的果实,拔一颗试试甜度,嗯……还真不错。

    有一种人被称之为缺乏公德心,那种人习惯随地乱丢垃圾,站在树梢的夏青青现在就是这类人种。

    她剥了几颗,塞进嘴巴,而嘴里的杏核成了子弹,她刻意避开云舒的方向发射,却没料到杏核对帅哥也有亲近之心,它们全热情地往云舒身上“飞奔”而去。

    夏青青吐完之后就没再看他,显然夏青青没看见云舒脸上的表情,还得意洋洋地对云舒说:“不错吃耶,我摘一些给你。”

    说着,夏青青就把树枝折断了,朝树下喊着:“喂!云舒,接着。”

    一个低哑的声音传来:“你到底在做什么?”

    这一句话,吓得夏青青马上乱了阵脚,问着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应该干什么?还没来得及低头看看说话的人是谁,夏青青一个没站稳,直直的从树上跌了下去。

    “救……”命字尚未出口,她已经摔在了地上,与生她养她的大土地做了一个狠狠的亲热。幸好掉下来的时候有树枝挡了她几下,幸好她的上半身被云舒接到,幸好她没重到会压死人。但这些然而都没什么乱用。

    一阵剧痛从神经系统蔓延到了全身。“啊……”夏青青的眉毛都皱成了一团,疼的睁不开眼睛。

    “你怎么了?哪里受伤?哪里痛?摔到哪里?你说话啊!”云舒很是紧张的问着。

    但是夏青青这时候早就疼的说不出话来了。

    云舒手臂一张开,把夏青青搂在怀里,一用力,将夏青青抱了起来。似乎两只眼睛也在用力一样,眯成了一条缝,两道浓眉也紧缩了起来,没有一丝一毫舒展的样子。

    夏青青没想到云舒竟然会这么紧张她,这让她惊吓得更严重。嘴张的老大,但是她就是说不出半句话。

    见她不发一语,云舒加快了脚步不知道跑向哪里,一路上,喊着司机将他的车子开过来。夏青青心里想着,他的力气真大,竟然能抱着一个我这么一个近五十公斤的重物,还能快跑。

    不知道过了多久,好不容易跑到车边,云舒轻轻将夏青青轻轻的放在车座上,动作温柔得像个怕吵醒婴儿睡觉的母亲一样。

    “不要担心,我没事。”夏青青用着干瘪瘪的嗓子说着,这一跤摔的夏青青的嗓子半天没说出话来。

    “摔成这样还没事!”云舒这句话几乎是用吼叫方式说出来的,一下子就破坏了他刚刚竖立的绅士风度。

    “眼睛闭起来,不准偷看。”云舒用安全带将夏青青牢牢系紧,检查两次才坐到驾驶座上。她不明白为什么要闭眼睛才能坐他的车,不过,三秒钟后,她懂了!

    “救、救、救……命啊……”她的救命喊得薄弱无力,她想他不该送她到医院,应该先送她到天公庙里去收惊。

    “放心,我有高额保险。”冷冷的,他投出一句话。高额保险?不晓得天堂受不受理保险金领取作退她发觉,被别的女人讨厌排挤比被他开心,来得……安全。

    对云舒,她的刻板印象是沉稳冷静,可今天,她看到他急躁的一面。

    他大喊着,急躁的问别人急诊室在哪里,怒吼着叫医生动作快一点。夏青青只是微微的皱了皱眉,他的手就将她握的快要骨折了一样。

    夏青青不知道云舒疼不疼,不过他额头上掉下来的一颗颗汗珠子,每一个粗鲁动作,汗水就抖落在她身上,他的着急好像太夸张,可是这慌张,看来不是假装。

    云舒生怕医生再把夏青青弄疼了,不断的嘱咐着医生,“轻点,你轻一点。”

    过了一会,医生说道:“她没事,只不过脱臼罢了。”

    云舒算了送了一口气,不过他继续追问道:“医生,那脱臼会不会有后遣症?”

    医生不由得“噗嗤”的笑了出来,“你见过哪个脱臼的会有后遗症?不过也有,就是习惯性脱臼,但是你放心,她绝对不会习惯性脱臼的。”

    云舒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的石头终于放下了。随后便亲自去拿了药。

    在拿药的时候,他也非得一项一项的问药师。

    “这个药有什么效果?功能?”

    “这个药会有副作用吗?”

    取药房的医生和护士都被他问的嫌烦了,可是只能很无奈的一一回答他的问题。

    夏青青对他的这种举动感觉很是不好意思,也很尴尬。而且云舒他明明可以用轮椅将她推到大门口的,可是他却偏偏要背着夏青青到处走。

    云舒的这一切举动让夏青青感觉很是不理解,不过心里却还是有很多的温暖。感觉看见了云舒的另一面。

    在经过这一番折腾之后,夏青青终于坐上了车。

    这时候云舒眉间的皱纹才摊开了。他那紧缩的眉毛也舒展了开。

    紧紧闭上的唇线也微微张开,放松了下来终于,变成一道弯弯弧线……

    车内的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

    “累不累?”最终还是云舒打破了这份尴尬的宁静,他问着。

    “你应该比我还累。”夏青青东瞧瞧西看看,漫不经心的说着。

    “没错,你该减肥。”云舒点点头表示着同意,同时又开始捶着自己的肩膀和手臂。

    这一句一说出来,就让夏青青炸了毛,这句话能点燃无数女性心中的怒火。

    “云舒,你说什么?你居然敢说我胖?!”夏青青反问的问着。

    “你不胖,只是肿。”云舒装做很是轻松的样子说着。

    “我哪里肿?!你说清楚!这你是几个意思,你再说一遍!”夏青青的拳头一次次落在他的手臂上,很酸是吧!她来捶捶,保证拳到酸除。

    可是当夏青青看着云舒一脸不痛不痒的表情时,越加生气了。

    “你看看车窗外面。”云舒突如指着窗外,一脸正经的说道。夏青青一时间有些茫然,生怕自己这副泼妇的样子被别人看见,更怕是狗仔看见。

    夏青青很配合地停下粗暴动作,侧眼望向窗外。“恩?什么都没有啊。”夏青青仔细观察着窗外,问着。

    “如果窗外没有人,你直接拿把刀杀了我比较快,何必用你那不一点劲没有的拳头呢。”云舒说的笑话很冷,比开空调冷多了。但是好笑的是他在说笑话时,脸的五官仍然是冷冷冰冰,非常符合冷笑话背景。

    夏青青没控制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瞬间她忘记了自己刚刚受过伤,也忘记了身旁的男人是千万女人的偶像,她倒在他肩膀,在那片宽宽敞敞的温暖上方肆无忌惮的笑着。

    片刻之后,笑声停止了,夏青青的头依旧靠在云舒的身上。

    “云舒,我问你一件事情,你要老实的告诉我,不许骗人。”

    云舒看不见夏青青的表情,他坚定的回到道,“好,我答应你。问吧。”

    “你喜欢我吗?”夏青青问着,她很害怕,她自己心里很是明白,自己身边的男人,自己心爱的男人,自己的男朋友是一个光芒万丈的偶像,不像普通人,他有很多人追,同时他的工作也需要他做一些容易让人误会的事。

    夏青青害怕自己没办法撑下去,害怕自己没有魅力将云舒留在身边。

    “喜欢。”云舒没有丝毫的解释,也没有多言片语,没有犹豫的正面回答着夏青青的问题。

    “很好,我喜欢你的诚实。”夏青青很是满足的微笑着,不过云舒依旧看不见。

    夏青青不再靠着云舒,起身看着他,问道:“那你为什么喜欢我?”

    为什么喜欢她?

    云舒也没想过这个问题,猛然间被问住了。

    因为她很迷糊?因为他们其实从小时候就认识?因为曾经有过约定?

    夏青青的一句“为什么”,让云舒顿时间理不出头绪,云舒只能确定自己很喜欢夏青青,很喜欢很喜欢,喜欢到不能再喜欢的那种。

    “很难回答吗?”夏青青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听见什么答案,什么结果。

    “没有为什么,喜欢就是喜欢。”云舒的话说在夏青青的心里认为是很好的答案,因为不管是谁问的话,这个答案都能解决所有女人的疑惑和困苦。

    “那你会喜欢我很久吗?”夏青青不知道自己能和云舒继续走多久,不过她心里当然是想能多走一天是一天,她知道云舒的答案一定会是让她满意的,可能是真话,也可能是谎话,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只要他说过。这就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

    “会。”和夏青青想的一样,一定会是这个答案,不过夏青青不知道的是,事实上,云舒早已经喜欢她很久很久了。

    夏青青没有再说话,在心里想着,会很久……那究竟是多久,很久是多久……想到这里,夏青青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

    “你为什么叹气?”云舒不太理解夏青青在想什么,女人心海底针,没有人能琢磨明白。

    夏青青没有告诉他,叹气是因为他们对“久”的定义不同,反而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努力驱走烦心的困惑,转过头装作很轻松的笑着问道。

    “你知不知道,被你喜欢的女人很凄惨?”

    “我知道,不过……以后都不会了……”云舒的这句话不仅仅是想让夏青青放心,同时也是在给自己暗暗的发誓,绝对不会让别人欺负现在坐在自己身边的这个女人了。

    以后,他再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欺到她头上,绝对不会。

    可惜这个夏青青没有听出来云舒话里的意思,说道,“怎么可能不会?以前喜欢你的女生哪个到最后不是身败名裂。”

    夏青青顿了顿,很是认真正经的说着:“所以,云舒,你给我听清楚,不管你多喜欢我,我都要克制自己,克制自己不要喜欢你。”

    云舒听完之后愣了一下,不过转瞬之间又笑了出来,笑的很是温暖,在心里说着,这个傻瓜,说不要喜欢我,可是你现在已经喜欢了啊,不然你怎么可能说克制自己不要喜欢我呢?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