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杀青宴

回到家之后,夏青青就缠着正躺在沙发上毫无形象大吃大喝的云舒,让他给自己画像。

    云舒一脸狐疑的看着她,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发现并无异样,就问道:“你刚才去哪了?”

    夏青青眨巴眨巴眼睛,“跟唐芯出去吃点东西,怎么?查我的岗?”

    云舒看着她可爱的样子,把唇凑到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然后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夏青青:“不是啊,为什么突然让我给你画像?”

    “额……”夏青青一时无语,刚才回来的路上,自己不知怎的就很想让云舒给自己画像了,至于为什么……要是自己告诉他自己是临时起义会不会挨骂?

    看着夏青青犹豫,云舒笑着站起身,拉着她来到书房。

    桌子上是一堆画轴,数量应该足有几十幅,夏青青有些好奇的看着云舒,云舒示意她走过去,而自己则是将那些画轴打开,而就在夏青青看到那些画的一瞬间,她就觉得自己眼睛已经不受控制的流淌出泪水。

    因为那些画里,画的都是一个人,或站或坐,或躺或卧,时而开心,时而悲伤,时而大笑,时而沉静,不过无论什么样子,那些角色却都是自己。

    云舒看着她,神色中变得深情而温柔。

    “青青,你记得之前你离开我的那段时间吗?”

    说到这,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夏青青的头发,然后走到桌前打开那些画轴:“那段时间,我一直做的事情就是画你。无论什么样子的你,都已经完完整整的镌刻在我心里,再也无法忘记,我那时候甚至想过,当我画完一百幅,我就随着他们离开这个世界,让她们永远陪着我。”

    泪水,在夏青青眼眶中打转的泪水终于在这一了决堤,她走到那个还在打开画轴的云舒面前,扑在他的怀里,泣不成声。

    怀里不断抽泣的女孩让云舒的心又是一疼,明明是那么坚强的女孩子,自己却总是把她弄哭,还真是罪孽深重。

    渐渐的,夏青青似乎哭够了。抬头望向他,云舒这才伸手拭去夏青青还没有完全擦在自己身上的眼泪,声音变得坚定:“青青,从今往后,你答应不再离开我好不好?”

    夏青青重重地点头。

    带着哭腔,却说着另外一件事:“刚才见到苏夙了。她说让我们放过萧晴。我答应了。”

    “为什么?”云舒不解,萧晴跟自己的仇绝不是那种可以说原谅就原谅的,虽然苏夙这些年来跟自己有些交情,但绝对谈不上可以让他放过自己的仇人这么深。

    但云舒知道,夏青青并不是那种会随意下决定的人,因此,他还是看着夏青青,眼神里布满询问。

    夏青青吸吸鼻子,继续道:“之前我离开的时候苏夙帮过我很大的忙,而萧家似乎于她有养育之恩。”

    “苏夙帮了你那么多,这次就给她这个人情吧,也算是给自己积德,好不好?”

    云舒点头,其实凭他对夏青青的了解不难听出夏青青这话里还有着太多隐瞒起来的真相,只不过他也懒得戳破,他只是温柔的看着她,点点头说道:“你觉得这样开心我没意见。对了,冯姨送来了一些吃的,现在在厨房做饭呢。你要不要去看看?”

    “去去去!”听到是冯姨送来的吃的,夏青青一个箭步就冲出了门,刚才还默然神伤的样子完全找不到踪影。云舒无奈的摇头跟上,这丫头,还真是如她自己所说的那样爱美食胜过一切呢!

    厨房里,冯姨正在做饭,夏青青还没等进去,就闻到了饭香,她喊着:“冯姨!今天吃什么!”

    冯姨一边用锅铲翻动着锅里的菜,一边笑着:“是我新摘得芦笋我给你加上虾仁炒一炒,还有你最爱的皮蛋瘦肉粥,饭我做成了煲仔饭,还有腊肉,夏小姐还有什么想吃的告诉我,我明天去买然后做给你吃。”

    夏青青摇头:“没什么啦!冯姨你做饭真是天下第一好吃!你做什么我都最喜欢了!而且怎么吃都吃不够!”

    不多时,饭菜上桌,夏青青让冯姨跟自己和云舒一起吃饭,冯姨说什么都不吃,最后还是走了,虽然很遗憾,不过夏青青还是很快就被桌子上的美食吸引了目光,正要往嘴巴里扒拉饭,就听到云舒的电话铃声响起。

    云舒出去接电话,没多久回来之后就听到他对夏青青说:“剧组的杀青要,你要是没事晚上陪我一起去吧。”

    云舒着突如其来的一声差点把夏青青筷子里的腊肉吓得掉在桌上,夏青青小心翼翼的把腊肉放在嘴巴里,咽下去,这才说到:“哦……好吧。”

    剧组的杀青宴安排在了一个酒店里,当悠扬的歌曲缓缓的响起时,那扇华丽的餐厅的大门慢慢的打开了,出来的人,就像是站在舞台上被聚光灯打在身上的演员一样,令人难以转移视线,瞬间,站在门前的那对男女就成了宴会上的焦点。

    这个男人身材不算魁梧,但是却很高大,阴沉的眼眸里却对旁边的女人温柔的如谁一般。这个女人,称不上绚丽夺人,也称不上绝世美女,但是眉清目秀的她,经过精心打扮后成了人们眼前的一个亮点。

    可是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身上所穿着的礼服,这件礼服源于汉服,而且是纯手工纺织的,甚至可以和马王堆出土的单衣相比,这件衣服一共才重五十三克。同时这个女人胸前的项链的项链坠,是价值无法估计的琼格尔。

    夏青青当然不知道这件衣服竟然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只知道这个衣服穿着很舒服很轻薄透气。可是只要看她胸前那一颗闪闪发光的钻石,以及在场所有的女性那种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就能知道,这件衣服也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衣服。

    夏青青并不喜欢被别人用这种赤裸裸的眼光观察着自己,就感觉像是裸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而且还会像是她和夏子衿之间有什么一样,难怪她心里会觉得这么不舒服。

    想到这里,夏青青的脸瞬间就红了,只能尴尬的笑对着人们,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

    夏子衿感觉到了夏青青微妙的变化,眼睛恶狠狠的扫了一眼众人,哪些令人烦躁的视线马上就收了回去。

    轻快的舞曲再次响起,夏子衿很是绅士礼貌的对夏青青鞠了一躬,伸出手掌,内心有一股暖流涌动,脸也不像是对待别人那样冷漠,笑的很是阳光,说道:“这位美丽的小姐,能不能赏个脸,共舞一曲呢?”

    夏青青愣了一下,心里不停的念叨着,完了完了,这下真完了,你可真是我的亲弟弟啊,你姐姐我不会跳舞啊!

    旁边的围观群众不停的起着哄,夏青青又不能让自己的弟弟在众人面前出丑,就在她刚抬起手,打算握住夏子衿的手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人快步向她走来,还没等她把手搭在夏子衿的手上时,另一只有力的大手已经紧紧的按住她的肩膀让她躲开了。

    夏青青的头被埋在那个人的胸膛,漆黑一片,可是却那么温暖,那么熟悉,是啊,这熟悉的气息……是云舒。

    夏青青被云舒紧紧的搂在怀中,这一幕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站在对面的夏子衿。就在刚刚,他差一点就能和夏青青做相对像是情侣的活动了,他甚至都想好怎么对夏青青解释一切,解释自己对她的感觉,他都已经做好了一切一切的准备。

    但是,面前这个男人,却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云舒故意露出微怒的表情,好看的唇形微微翘起,动听的声音就如同现在悠扬的舞曲一样,可是却掩盖不了话语间的嫉妒和微怒。

    “夏青青,你怎么可以穿除了我以外的男人送的衣服呢?”

    云舒的手紧紧的搂住夏青青的脖颈,很是用力的一搂,就像是要把她与空气隔离开一样,不过在夏青青的心里想的却是,我的天!你又欺负我!如果这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我就用手勒断你的脖子!哼。

    云舒冷冰冰的看着夏子衿,眼睛里似乎是在炫耀一样,向夏子衿说着,她是我的。

    夏子衿丝毫不避讳的看着云舒。

    “夏先生。”云舒冷笑一声,长长的睫毛下散发出了一种阴暗,云舒又收紧了怀抱,就像是自己的领地受到了侵犯一般,似乎在说,你离夏青青远点!

    夏子衿的瞳孔猛地一缩,又是这样!这个男人总是这么明目张胆的把自己的态度展现出来,难道他就不觉得这样很暴露自己吗?

    夏子衿嘴角微微一笑,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就这么没自信?怕我抢走她?”

    这是这两个男人只见的较量,他们争夺的目的却是面前这个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小女人。可是显然的是,一个人是以所有者的身份占有着夏青青,另一个却是对自己的感觉遮遮掩掩,深藏不露。

    气势上一眼就能看出来谁高谁低,所谓成大事者必韬光养晦,可是这个方法在恋爱和爱情上,却完全行不通。但是这一点,夏子衿还不清楚,现在的他还不懂爱,也不会爱。

    “是的。”

    云舒的话就像是没有经过大脑一样,马上说了出来。夏子衿有些不理解,为什么他没有丝毫的愧疚和羞愧,仿佛这种担心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人抢走是一个男人的义务,而和脸面无关一样。

    夏子衿一时间语塞,不知道说什么。

    云舒的心情很是复杂,可是没等他想什么,怀里的夏青青却无厘头的用尽全力把云舒推开,挣脱了出去。

    云舒往后退了几步,看着夏青青仓皇逃离的背影,云舒没有一丝犹豫,追了出去。

    所有人都兴致勃勃的看着这个灰姑娘化身公主的剧情。

    ……

    不知道跑了多久。最后还是云舒追了上去,一双手就像是钳子一般紧紧的环扣住他的手腕。

    “你又发什么疯?犯病了?”

    “是!我犯病了!别管我!”

    夏青青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别闹了好不好?我错了。”云舒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但是只能这么先哄着。

    夏青青显然一点没把云舒的话听进去,自顾自的走着,随后眼睛突然一亮,说道:“吃点水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