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拥抱

情急之下,眼泪毫无预兆的掉落了下来。

    云舒紧搂着夏青青,安抚着她的情绪:“我没有事情的。”轻声的说道:“我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车子出了一点事情,我发现的比较及时直接从车上跳了下来,只是被刮伤了,没有其他别的问题。”

    “真的吗?”紧张的问道。

    “恩,我命硬的狠。”

    夏青青不由得松了口气,却还是有一阵凉意。

    车祸,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云舒的眸光却暗沉着:“可事情还没有这么简单。”话锋一转,厉声道:“车子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的。”

    “有人故意的?”夏青青瞪圆了眼睛,那阵凉意继续被蔓延着。

    事情既然发生了,云舒就没有打算隐瞒夏青青。一五一十的说给夏青青听:“车子是你的,那个人肯定是针对着你的。目的给直接。”云舒紧紧的搂着夏青青,“今天算是碰巧了,我开了你的车,如果是你的话,你发现的可能不会比我早。到时候……”

    话点到为止。

    云舒只把话给讲到了一半,却很明显的感觉到了怀里面的人的反应。

    夏青青在颤抖,脸色惨白。

    云舒紧张的盯着她的脸,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很清楚的感觉到手心里的潮湿。轻声安慰道:“青青,没事,有我在的。”

    有我在,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有力的承诺。

    夏青青点了点头,有几分的失神:“是谁?”声音微涩,重复着刚才同样的话:“是谁?”手紧紧的拽住了云舒的衣服。云舒肯定是第一时间就派人把事情都调查了,以着他的手段和速度,不可能会不知道的。

    “是谁!”

    夏青青也十分的坚决。

    躲闪不过,云舒直接的说道:“是萧晴。”

    紧皱着眉头,眼睛里面好不掩盖自己的厌恶。

    虽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何目的,但萧晴真的是成功吸引他的注意了,她必须要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相应的代价。

    夏青青点了点头,心里面揣怀着心思,也不再多说什么了。

    “你放心好了,事情我绝对不会这么算了的。她既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就一定要为她做的事情付出代价。我已经报了警,证据都明显的,她逃不过的。”

    夏青青扯着嘴角,努力的挤出了一点微笑。

    只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疲倦,又也是说不出其他的什么话了。紧紧的搂着云舒,闭上了眼。头顶传来温和的声音:“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让你伤害你的。”

    “我知道。”-

    萧晴锒铛入狱的事情很快就消散开来了。

    坏事传千里。

    好好地千金小姐落魄到这么惨淡的地步,多少会引起不少人的耻笑,更有好事者打听到萧晴入狱的原因是因为一场谋杀案,一时间,又是引起了不少的骚动,风言四起。

    而作为事件的关键人,夏青青却是一副悠闲的模样,百无聊赖的盯着窗外的风景,看着人来人外,眼睛里面写满了漫不经心。嘴里面咬着吸管。沉默的也不多言。

    夏青青越是沉默,反而越是引起了一旁人的不安。

    唐芯急的不行,心里面压着许多的问题。今天把夏青青喊出来,目的就是想要好好解开疑问的。手敲打着桌面,引起夏青青的注意。看着她动作缓慢的转过头,两眼无神,“怎么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好,被一副渴求的模样。”

    看着唐芯直接的模样,夏青青则是气定神闲的捅破、

    唐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萧晴怎么好好的就入狱了?是不是跟你有关系的?”

    夏青青冷笑着,捏着吸管,看着杯中的饮料被搅拌。

    清声道:“傲晴,你要知道有句话叫恶有恶报。”

    恶有恶报。

    这应该是最好形容萧晴的词语了吧。

    夏青青也不隐瞒,把事情的经过都转述给了唐芯。

    有趣的是,再惊险的事情落到了口头上,都只能用只言片语来一语带过。

    唐芯听了后瞪圆了眼睛,反应也十分的直接。很用力的拍打着桌子,愤声道:“她怎么可能这样!”声音洪亮,尖锐。一时间,引起了咖啡店里其他人的侧目。

    唐芯太气愤了,气的浑身发颤。

    都有一种冲到警察局跟萧晴对峙一场的冲动了。

    拍着桌子,愤声道:“在她的眼里面还有没有王法了!她这是谋杀!是违法行为!她……她真的是反了她的。”太气愤了,想不到其他可以形容的词语,嘴里面就反复重复着同样的词语,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夏青青听了后就微微的笑了笑,这几天里,她也慢慢的看开了。

    所有的事情她都交给了云舒来处理。

    善恶终有报,萧晴做的坏事,自然有法律来严惩她的。

    “恩。对,太过分了。”夏青青简单的吐出了几个字,依附着唐芯的话。

    “那丫头真的是被宠坏了,居然连这么歹毒的心思都有了,我很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小丫头片子一个的,什么本事都没有,就仗着自己有一个哥哥,他哥哥更不是个东西的……”唐芯越说越气氛,越是也更起劲。

    夏青青坐在她的对面,用力的咳嗽了两声,表情微变。

    “是吧?青青。”唐芯瞪圆了眼睛,以为夏青青是同意自己的话。激动的说道:“他们一家人啊,真是绝了。哥哥混蛋,妹妹杀人犯的。真是……”

    “好了,别说了。”夏青青脸色微变,打断她的话。

    “我为什么不继续说!这明明都是明摆着的事实,青青,你就是心太好了。这个时候还心软的。”

    夏青青有几分的无语,只好站了起来。带着疏离的微笑,对着眼前走进的人打着招呼喊道:“苏夙,好久不见啊。”笑的模样自然是有多客套就有多客套。

    苏夙?

    唐芯瞪圆了眼睛,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转过身,的确是看到了那张自己最不想要看见的脸。

    想着自己刚才说的话。

    唐芯开始在心里面咆哮了。

    天哪,杀了她把。

    可表面上依旧十分的镇定,紧皱着眉头,挡在夏青青的面前。语气不依不饶的:“你来这里做什么?专门找青青的吗?”

    苏夙不否认,点了点头。表情十分的晦涩。

    几日不见,苏夙似乎又变了一个模样。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变动,每个人都有变化,而苏夙呢?则是慢慢的变得不像之前那个自己了吧。人也消瘦太多,眼底有一团浓浓的青黛。

    声音沙哑:“我有话想要跟青青说。”透着唐芯的肩膀,直直的落在她身后的夏青青身上。

    唐芯努力的仰着头,一脸嫌弃。

    挡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冷声道:“青青不想听你说话,也根本不想见到你。”再经过萧晴的事情,几乎是把他们一家人都打入到黑名单了,自然也不希望夏青青再跟这一家人有任何的瓜葛了。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

    “不听,再重要的事情你也不要跟着我们说,我们没有兴趣。”唐芯的态度最为坚决,挥着手,就要赶着苏夙离开。“赶紧走,赶紧走。”

    苏夙身子往后退了几步,眼神却还是直直的望着夏青青。

    乌黑的眼眸里包含着几分的乞求。

    夏青青无奈,往前多走了几步,对着一旁的唐芯说道:“就让他说吧,我听着。”

    唐芯转头震惊的望着她。刚要开口斥责几句,夏青青又拉住她,“不过是说几句话而已,不会吃什么事情的。你先过去吧,我等会儿就来找你。”

    有意的赶唐芯往另外一边走。

    唐芯气不过却还是乖乖的离开了-

    两个人有段时间没有见,也很长的时间里没有这样面对面的私密对话。一开始的气氛就有些尴尬,夏青青低垂着头,眼神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苏夙率先开口,声音微涩:“你弟弟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

    “还行,比之前好很多。”

    她微笑道。

    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很多,提到了夏子衿,夏青青脸上的表情不由得温柔了许多,可能是回想起了很多的很多美好的事情。小美的出现算是一束温暖的光,把阴暗的夏子衿带了出来。

    “恩,那就好。”苏夙微微颔首。

    又沉默了一段时间。夏青青见她这么痛苦的模样,替他将话给说了出来:“你这次来找我,就特地来问萧晴的事情吧。”

    苏夙点头。

    发现在夏青青面前做过最多的动作就是点头。

    可能是害怕说错话吧。

    “你帮她?你们两个究竟是什么关系?”夏青青不明了。

    “你想知道?”

    “你想说我就愿意听的。”

    算是勾起回忆了,苏夙并不隐瞒:“萧晴她是我妹妹。”转头,自然是看见夏青青惊讶的表情:“很吃惊对吧?是不是觉得明明我们两个人长得也不像,性格也不像,她居然会是我的妹妹?”说到此,他自己也跟着笑了。

    “我是个孤儿。笑的时候父母因为公司垮塌,负债累累,我妈跑了,我爸自杀了。所以就留下了我一个。那一年我进了孤儿院,是萧家接了我出去,给了我第二个家,他们家的人对我不算好也不算坏,但至少给我活下去的机会。”

    “总言之,是我欠他们家的。”

    而且这份恩情,要欠一辈子。

    “青青,我没有办法。”

    苏夙低垂下了头,整个人站在隐约当中,看上去孤零零的,十分可怜。

    夏青青想要伸手去触摸她,可还是强忍住了自己的动作。

    “那你今天来就是为了替她求情吗?”夏青青质问道,“你知不知道她想要害死我?”她是个讲道理的人,只不过萧晴这次做的事情实在是太触犯她的底线了。

    “你有没有想过,那天……如果上车的人是我,我可能就不能站在你面前,跟着你聊天说话了?”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可能和不可能的事情,谁都不能保证。

    “我知道……”苏夙痛苦的垂下头。

    可能这些天的时间里面,他承受的痛苦要比夏青青相信中的还要多。

    负面夹击。

    “好了,这件事情我会问问云舒的,你不要想太多了。能帮你的我一定帮你。”夏青青清了清嗓音,最后直视着苏夙的双眸,她露出丝丝的微笑:“我一直都欠你一句谢谢的,之前的事情都是靠你的。”

    她也算是还恩了。

    “好。”

    苏夙不拒绝。

    两个人挥手告别后,事情就这么算了。

    苏夙前脚刚走,站在一旁的唐芯就立马跑了上前,推了一把夏青青:“夏青青,你是不是傻了?苏夙提了那么过分的要求你居然还答应,你是不是脑子被驴子给踢了?你赶快的,我带你去医院看看。”说着,手拽着夏青青往另外一个方向走。

    夏青青笑着回她:“刚刚的话你也听到了,你让我怎么拒绝你?就算是我还他的吧。”

    “你欠他过吗?我问你!”

    夏晴微笑,一切都包含在笑里面了。

    不仅仅是欠吧,可能更是她想去主动了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