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人心险恶

人心能有多善,人心自然就可以有多毒。萧晴原先是有几分内疚的,可渐渐的止不住内心的那股想要毁掉夏青青的冲动,总是会听见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自己。

    毁掉夏青青,她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了!

    脑海里反复回荡着这么一个声音,几乎让她失去了心。

    萧晴回到了家,身子陷在大厅的沙发上。感觉到阴气不停的侵入到了自己的身上。

    回想着白天自己做的事情。她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从医院的停车场神不知鬼不觉走出来的时候,身上的衣物都被汗水给打湿紧贴着自己的皮肤,说不出来的黏湿,心里面又有说不出来的畅快。

    她刚刚进去和出来的时候都留意了。

    四下无人。

    她做的事情自然也不会有人知道。

    走出来的一瞬间,长长的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

    她要毁掉夏青青。

    就在她的车上做了一点小小的动静,不明显,没人会发现。但等着夏青青开车的时候在发现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一场车祸是避免不了的,最好的结局就是车毁人亡。

    对,她就是要让夏青青被毁掉。#@$&

    想到夏青青被毁掉的模样,她突然的笑了出来。

    很开心的笑了出来,用力的扬着唇角。

    桌子上刚好放着一本杂志,杂志的首页就是关于云舒和夏青青的访问,两个人的合照被放大,云舒紧紧的搂着夏青青,眉眼间都是满满的宠溺。

    这样无疑是激怒了她。

    萧晴的目的很简单,一定要毁掉那个女人。原本的一切都是属于她的,现在却被夏青青给抢走了,她一定……一定要毁掉夏青青。%&(&

    可是萧晴想都没有想到的是。

    在没有毁掉夏青青之前,却引来了另外一场灾难-

    夜晚,她坐在客厅里面,心神不宁的盯着电视屏幕。一整天的时间里面,她都不停的看着滚动的新闻,心像是被火烧着一样。最焦急的就是等待着夏青青的……

    夏青青车祸身亡。

    这是她最想要看见的。

    突然,房间的门被打开。很猛烈的巨响声,最后引起了一阵的骚动。佣人惊呼尖叫道:“你们,你们都是什么人!怎么可以随意的闯入别人家的!你们不能进来……不能……”

    佣人很努力的阻拦着。

    却还是被轻易的被推开,挡不住气势汹汹的一群人。

    萧晴的视线给挡住,瞪圆了眼睛,惊恐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一群人。缩在沙发的角落里面,慌声道:“你……你们是什么……人?”心里面已经开始有恐惧在滋生了。

    冷意又再次的浮现上来。

    很不安。

    眼前的人声音冷漠:“萧晴小姐吗?我们是警察,现在怀疑你跟一场谋杀案有关联,请你配合我们一起,走一趟。”语气里面透着冷绝。

    冷冷的目光像是一把刀一样此在萧晴的身上。

    警察?

    她努力的扬着脖子,克制着声音里面的颤抖。问道:“你……你们说自己是警察?有证据吗?”

    眼前的人似乎也预料到了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冷笑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了证件。摆在了萧晴的眼前,挨得十分的近,让她看得清清楚楚:“看清楚了吧,现在不怀疑了吧,请麻烦你跟着我们一起走一趟吧。”话落,就要伸手去抓住萧晴。

    萧晴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妥协了。

    仰着头,就开始发出尖叫声。

    第一声就是朝着秦曼文呼救:“妈,妈,快救我!有人要把我给带走!”

    “妈!”一声比一声凄厉。

    杏眸里面写满了恐惧。

    为什么……

    事情会变成这样。

    萧晴满心的疑问。

    闻身的秦曼文更是匆匆忙忙的房间里面跑了出来,看着楼下乱哄哄的一片,快步的顺着楼梯冲了下来。挡在了萧晴的面前,惊慌的看着眼前的一群人,问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凭什么带走我女儿的?”

    “呵。”这样一出又一出的,反而引起了警察的冷笑。态度还是冷硬,亮出证件,重复刚才的话:“萧小姐涉嫌一起谋杀案,要接受调查,必须跟着我们一起走一趟。”

    “谋杀案?”

    秦曼文的声音都扭曲了。挡在萧晴的面前,拼命的摇着头,否认道:“不会的不会的。我……我女儿不会做这样的事情的,我是她妈妈,晴晴是什么样的孩子我最清楚了。她不会害人的。”

    维护着萧晴,努力的提着萧晴辩解道。

    紧紧的拽着萧晴的胳膊,急忙的说道:“晴晴,你来,你告诉妈妈,你有杀人吗?”

    “我没啊。我没啊。”萧晴慌乱之下,掉落了眼泪。满脸的泪痕,哭的撕心裂肺:“妈,你一定要救我,我没有的,你不要……你不要让他们带走我,我怕的。”紧紧的拽着秦曼文,就像是拽住了自己的救命稻草一样。

    秦曼文也慌得没有神了。“警察同志,你听到了,我女儿说的都是实话,她就是一个小姑娘的,她能够伤害谁呢?”

    母女两个人,一唱一和的。

    警察脸上的表情多少有几分的灰白,颇微的感觉到头痛。态度依旧坚决,不动摇:“具体的事情还要进行调查,先请你们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跟着我们走一趟的。”

    话落,手又伸向了萧晴。

    萧晴很快的就躲闪开了,尖叫道:“不是我!你们抓错人了!你们肯定是抓错人了!”

    发了疯一样的惊叫。

    警察紧皱着眉头,话说到了这份上,自然也是没有理由继续跟她客气了。也不顾着萧晴的反抗,伸手拽住了她的衣领,轻轻松松的就把人给钳制住了。被很快的按压出了萧家。

    秦曼文看着一脸着急,却又也什么都做不了。紧咬着牙,对着眼前的警察,激动的说道:“警察同志,你们肯定是抓错人了,你们……你们不能这样。”

    人就像是一道墙一样挡在秦曼文的面前,她就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萧晴被钳制,扣押上了警车上。自己却什么也做不了,干着急。

    “具体的事情我们会调查的,如果你还有疑问的话,回头可以来警察局。”

    说完,转身就要匆忙离开。

    秦曼文却不依不饶。“不行,警察同志,我们晴晴真的是好孩子的,她……她会害谁呢?”

    警察皱着眉头,听到这样的话,忍不住冷笑道:“人人都会有犯案的动机的。”

    说完,便匆匆的离开了。

    秦曼文站在原地,用力的哭了出来。瘫倒在地上。

    颤声的对着佣人说道:“快……快打电话给少爷。让天行……天行快点回来。”

    这是要出大事了-

    云舒气势汹汹的回到了家,很用力的打开了房门。动作之大。

    夏青青坐在沙发上,被云舒的动静吓得一惊。身子用力一抖,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忍不住的责怪道:“你这是跟门有仇吗?那么用力的。”说着,手轻轻的抚在胸口的位置。

    刚刚真的是……被吓得不轻。

    云舒脸阴沉的太厉害。眉宇间挤压着一团很浓的怒气。

    夏青青想忽略都不行。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了云舒的身边。轻声的问道:“怎么了?不开心?”

    云舒紧紧的抿着嘴唇,沉默着。

    夏青青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表情,主动握住了他的手,按着云舒的肩膀坐到了沙发声。自己则是贴在了他的怀里面,仰头看着那张板着脸,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就说出来好了,不要自己憋着的,你看看你脸板成什么模样了。”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像很久了……很久都没有看见云舒这么生气的模样了。

    云舒动作缓慢的偏过头,平时着夏青青的模样。喉结微动,声音低压:“今天家里还好吧?有没有出现奇怪的事情?”

    夏青青被问的莫名。

    “没有啊,都好好的,甜甜玩的太累了,先睡了。”

    “那就好。”

    看着眼前的人还是平安的,云舒微微的松了口气。

    “你呢?你这是怎么了?”夏青青询问道。拉住了云舒的手。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突然发现云舒的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红印,是被擦伤的地方,脸上的表情瞬间的变了。紧张的问道:“云舒,你身上……你身上怎么会有伤啊?”

    “伤?”云舒微微一怔,应该是自己今天从车上滚落的时候弄得吧。

    他根本就没有关心这样的事情。

    “是啊,你……你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瞬间慌了神。

    云舒握着她的手,安抚夏青青的情绪:“没事的,我能有什么事情的,你看你这紧张的。我这不好好的在你面前的吗?”

    “那你这伤呢?伤是怎么弄的?”

    云舒捂着伤口的位置,又没有流血,只是擦拭。完全没有感觉:“我今天出车祸了。”

    也不隐瞒,直接的事情都告诉夏青青。

    “车祸?”

    夏青青直接的跳了出来,瞪圆了眼睛。

    “你……你怎么出车祸了?你身上呢?你身上其他的地方还有伤口吗?怎么……怎么……”一听到出了车祸,瞬间没了自己,紧张的盯着云舒身上其他的地方。

    生怕会有其他的什么事情。

    “没事吗?”

    “没事的。”

    夏青青还是信不过,眼神紧张的在他身上扫过,恨不得将他身上的衣服给瞬间扒光,好检查个仔细:“你千万不要骗我啊,我告诉你!”说着的时候,声音里面已经带着几分的哭腔了。

    实在是怕极了。

    如果云舒忽然离开她,她会怎么样?

    简直是无法相信的生活。

    “好啦,我的傻老婆,我这不好好的站在你面前的吗?我真的没事。”感觉到夏青青的不对劲,一把冲上去将人拦在自己的怀里面,“乖啦,我就在你面前的,我哪里都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