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傻事

秦曼文是上了年纪的女人,每天会花许多的时间精心的打扮和包养自己,很好藏匿着自己的年龄。

    萧晴突然闯进来的时候,她还在仰着头抹化妆品,对着精心,很耐心的涂涂抹抹。

    “妈……”萧晴一上来,就是凄厉的一声惨叫,散乱的头发,模样也是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的。

    秦曼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对着镜子,看见萧晴惨淡的模样。转过头,瞪圆了眼睛。反应更是强烈,一把拽住了萧晴的手,将她按在了椅子上,关切地问道:“啊呀,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么把自己给弄成这个鬼模样了?”

    眼睛里面则是慢慢的心疼。

    秦曼文身上披着金丝勾勒着的睡袍。头发上不见一丝的凌乱,冷紫色抹在嘴唇上,颜色十分的刺眼。浑身透露着一股冷艳。

    而跟她截然相反,萧晴头发凌乱,衣服上沾染着灰尘,脸上挂着两道深深的泪痕。

    “妈,这回无论说什么你都一定要替着我做主的,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公道的啊。”一对着秦曼文,就直接的放声哭喊过来。

    多少有几分不依不饶的味道。

    秦曼文心疼女人,自然是萧晴说什么她就点头说什么了。

    用力的点着头,依着萧晴的话,轻声的哄道:“那是自然的,你可是妈妈的宝贝女儿的,你要是有什么委屈了肯定是妈妈给你做主的,你说,谁欺负我们家晴晴了,妈妈给你教训回来的。”

    从小到大,秦曼文对萧晴更多的是溺爱。

    萧晴听到这样的承诺,心里面自然也多了几分的底气。

    红着眼眶,抽泣着抖动着肩膀,将艰难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秦曼文,竭力的说夏青青是怎么欺负和殴打自己的。

    越说,语气更是越发的委屈:

    “妈,你是不在那里,你是真的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有多么可恶的,她一脚直接踹在了我的肚子上,还让我滚远一点的。”

    把所有的过错都归咎在了夏青青的身上。

    此话一出,秦曼文脸上的表情瞬间的变了。

    跟萧晴想象中的一样,尖声道:“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反了她的。”反应十分的直接,下一秒,更是关心着萧晴:“晴晴,那你怎么样?妈妈带你去看看医生吧,你身体难受吗?”

    萧晴噙着泪,摇晃着头。

    “妈,我身体还好,我就是心里太委屈了,我不服气。”

    萧晴又将希望转移到了秦曼文的身上,她就不相信秦曼文听到这些话后会跟着苏夙一样,无动于衷。手紧紧的拽住秦曼文,像是拽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妈,我真的是太委屈了。我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的。”

    “为什么那个女人骑在我投行,还打我?她凭什么的!”

    秦曼文阴沉着脸,愤恨的想把夏青青给掐死。

    “是,她算什么东西的,居然敢欺负我的宝贝女儿。”手轻抚着萧晴的头发,安抚着萧晴的情绪。“晴晴,你放心好了,这件事情不会就轻易的算了,肯定要有一个说法的,我们不能就这么让别人给欺负了。”

    静默了几秒后,秦曼文开口问道:“你哥哥知道这件事情吗?不知道的话你赶紧跟他说去,让他也过来,让他给你出头。”提到了苏夙。

    不提还好,提到了苏夙,萧晴心里面又有一团火气的。

    表面上自然是没有直接的表现出来。

    眼神微微黯淡,露出几分的神伤:“别提哥哥好了。”低垂着脑袋,表现的有几分的沮丧。

    “怎么了?为什么不提你哥哥的?你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哥哥也应该替你帮忙的。”

    “不会的,妈。我有跟哥哥说的,可是你知道哥哥怎么说吗?”

    “怎么说?”秦曼文问道。

    冷笑几声,不缓不慢道:“哥哥说,我有今天完全就是我自己活该的,说我是咎由自取的。妈,哥心里面明明还有夏青青那个女人的,他只是不承认而已,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的。”

    夏青青。

    就像是恶鬼一样阴魂不散。

    “还有这种事情?”秦曼文脸色彻底变了,颤着声:“你哥居然还念着那个女人?”

    萧晴重重的点了点头,紧握着秦曼文的手。说的真切:“妈,哥哥虽然没有亲口告诉我,但是我看得出来。他还喜欢着夏青青那个女人,他还念着的。”

    秦曼文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一靠。

    脸上的表情呈着灰白色。

    夏青青……

    “不行。”秦曼文瞪圆了眼睛,愤恨的念叨:“不能让你哥哥再念着那个女人,绝对不能。”

    萧晴克制着冷笑,说道:“是啊,妈,你一定要想个办法,顺便帮我好好教训那个女人,不能让她得逞的。”

    最关键的还是,她要让夏青青那个女人得到教训。

    她一脸期待的看着秦曼文,静默了几秒后,却看着秦曼文脸色灰白的朝着她挥了挥手,语气轻缓:“晴晴,这件事情还不能太着急,我得先跟你哥哥好好的说说……”

    意思就是不着急。

    萧晴又哪里能按耐得住心思,怒火中烧,满脑子都浮现着夏青青的身影。她一定要那个男人给毁了。

    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激动的朝着秦曼文大喊:“妈,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你根本就不在乎我的安慰!我都被那个女人欺负成这个模样了!”理智也瞬间消散。

    秦曼文也很着急,辩解道:“不是的,你听妈妈给你说……”

    “我不听!你就在乎这哥哥!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一点都不!”

    萧晴在房间里面大喊大叫,最后直接的跑了出去。

    她一定,一定要毁掉夏青青-

    云舒走到病房门口,手停留在门把上。安静的听着房间里面的动静。隔着一扇门,里面充满了爽朗的笑声。笑意和快乐传染的力度很高,他唇角的弧度都不由自主的朝上微微的扬起。

    推开门,悄声的走进。

    一入眼,自然是先落在夏青青的身上。夏青青笑的脸颊透着几分的粉嫩,乌黑的眸子里面星光闪烁。捂着嘴唇,怎么也掩盖住那份的笑意。

    心尖也跟着被融化。曲直的朝着夏青青的方向踏去,手搂放在她的肩膀上,一把揽入到了自己的怀里面。微微的偏过头,盯着那双星眸:“说什么那么好笑呢,说出来也跟着我一起乐乐啊。”

    夏青青抿着笑,瞪圆了眼睛,不说话。

    而是直接用动作,用手肘撞在了云舒的胸前,说不上什么力道,小打小闹。

    云舒却捂着胸口的位置,反应极其的大。尖声道:“完了,家暴了。我老婆生气了。”

    夏青青瞪圆了眼睛:“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的!”娇羞的脸瞬间涨红了。

    云舒搂着她笑的更加开怀。

    而一旁的人也看得开心。

    唐芯插嘴。咳嗽了两声,轻声道:“哎呀我说二位,你们两个人要秀恩爱的就回家秀的,要注意场合的。”

    云舒扬着嘴唇,不接话。把目光放在了夏子衿的身上。关心问道:“今天怎么样?”

    “特别好。感觉很快就能出院了。”也就这几天的时间里面,夏子衿身上的阴霾一点一点的消散,恢复的趋势很快。就连医生都忍不住的感叹。

    “那最好了,每天呆在这么死气沉沉的地方,你也不觉得无聊。能尽快出院最好了。”

    “什么啊。”唐芯突然的站了出来,嗓子一清:“那是你以为的,人才不觉得无聊呢,每天都有佳人陪着的,有说有笑的,怎么会觉得寂寞呢?”眼神暧昧的流转在夏子衿跟小美的身上。

    小美今天被调侃了太多回,低着头,依旧害羞的说不出话来。

    夏子衿则是一个劲的傻笑。

    和乐融融。

    中途的时候,夏青青走出病房。云舒则紧紧的跟随着她。两个人还没有多走几步,刚转一个弯,云舒就一把将夏青青给抱住。手臂突然从后背伸出,紧紧的将她牵制住,不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

    一低头,慢慢的都是夏青青的芬芳香味。

    多少让他感觉到几分的迷恋。

    夏青青则是被一惊,差点尖叫了出来。心情平复下来后,则是又恼又羞:“你这是在做什么的?赶紧的,赶紧把我给放开。”

    脸颊微微涨红。

    这样紧密的贴合,身子也渐渐的感觉到几分的燥热。

    夏青青的那点小力气又哪里敌得过云舒的。可又不想这么继续僵持着,医院毕竟是人来人往的地方,如果这个时候被撞见了,那得多尴尬啊!

    手轻拍着云舒,轻声催促道:“云舒,你放开我说话。”

    语气轻哄,像是哄骗小孩子一样。

    “不放。”背后传来云舒固执的声音。

    云舒也十分的坚持,头抵在她发丝间,紧闭着眼眸:“我不放。”坚持着。

    夏青青被弄得无奈:“你放开我啊,等会儿要是有人来了,看到了就不好了。”身子微微的颤抖着,最害怕的就是这个时候身边突然经过一个人。

    “怕什么?”云舒理直气壮:“我搂的又不是别人,是我自己老婆的,别人看了能说什么?”

    夏青青都想掐死云舒,颤声问道:“你放不放?”

    “不放。”

    声音瞬间变了,冷了几分:“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放不放?”

    “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