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愤怒

房屋里面的人听见突然的巨响声后,先是微微的一愣,手中的动作微微的停滞。

    “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萧晴一脸迫不及待。

    苏夙则是眉头紧锁,表情里面抑着几分的愠意。

    将手中的文件放下,抬头,视线微冷:“萧晴,你连最基本的礼仪都没有了吗?你不知道进门之前要敲门的吗?”

    萧晴一怔。根本没有料想到会被苏夙的突然的教训了一句,还有几分的莫名,却也不多在意。她现在满心思都是侮辱。“哥,这不重要,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我……”

    苏夙眼神又冷落了几分,声调都变得不一样。

    “这还不重要?”苏夙冷冷的打断道。“萧晴,你到底还有没有脑子?你每天都在想什么?”

    手拍着桌子。苏夙:“可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事情了,明明是最基本的事情了,你都多大了,这么一点小事情还要我告诉你的吗?你前几年学的那些礼仪课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吧?忘记了的话我再找个老师教教你好了,把你没大没小的那些坏习惯都给我改了最好!”

    萧晴身子一抖。

    在苏夙的面前,她瞬间变得乖巧了几分。

    气势也减弱了不少。

    萧晴压低着声音:“哥,对不起,我知道错了。”

    苏夙冷哼了一声,头也不抬的,继续将视线落在了那些厚厚的文件上面。

    “说吧,你突然的闯进来是为了什么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说到了重点。

    萧晴瞬间被点燃了斗志,激动的走了上前,恨不得一股脑的把自己心里面的那些屈辱都发泄出来的。

    “哥,你这回一定要给我做主了,我真的是受委屈了。我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被人这么欺负过的,你知道吗?你知道夏青青有多过分的吗?”萧晴越说越激动,声音也越说越大。

    “夏青青?”提及到重要人的名字,苏夙的脸色都变了。

    猛地抬起了头,严声问道:“跟夏青青又有什么关系的?”

    “当然有关系了!”萧晴激动的大喊道,念到夏青青名字的时候,眼神里面都是燃着一把火的:“哥,你知道那个贱女人有多么过分的吗?她完全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打了我,还说了一大堆侮辱我的话,完全就不把我放在眼里面。哥,那个贱女人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做的事情都太过分了。”

    对着苏夙的耳边控诉道,看着苏夙的眼神里面都带着几分的期许。

    自然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压在了苏夙的身上了。

    “够了!”苏夙的反应也十分的直接,低吼了一声。

    怒意都写在了脸上。

    萧晴则是曲解了这份怒意,以为苏夙也为自己打抱不平。继续在一旁添油加醋:“真的,哥,你一定要给那个贱女人一个教训。她不就是仗着自己有几分的姿色吗?每天把自己都打扮得骚里骚气的,让一群男人都迷上了她的,以为自己有了靠山的就更加无所不为了。”

    提到这里的时候,萧晴心里面一股浓浓的醋意。

    云舒就是这么轻易的被夏青青那个狐媚女人给勾走了的。

    “哥,你一定要给我一个公道啊,你不能就这么放过她。你不知道她今天在医院的时候对我下手有多么的狠的?”新仇旧恨,她一定都要报了。

    说着,不由自主的拽住了苏夙的衣袖

    苏夙转过头,眼神骤冷。咬着牙说道:“我说够了,你没有听明白吗?”

    萧晴一怔,表情莫名。

    苏夙直接的谁开了萧晴的手,行为冷漠。语气充满了狠厉:“萧晴,我有告诉你的吧?”

    看着眼前的萧晴,颇微的感觉到了几分的头痛。

    努力的压着怒气,训道:“我记得我刚跟你舒哦过的,叫你不要去招惹夏青青的,不要去医院,你有认真的听我说的话吗?你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里面吗?”

    盯着眼前的人。

    越是沉默,就越是爆发。苏夙捂着太阳穴的位置:“你哪怕稍微的动点脑也好啊,几次三番的去招惹别人,你是不是每天觉得自己太无聊了,闲着没什么事情做的?”

    萧晴不服气。

    反驳道:“哥,我是你妹妹,你不替着我讲话就算了吗?你别忘了,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萧家给你的!你别以为你不姓萧就能摆脱我们萧家的一切!你凭什么还教训我?”瞪圆了眼睛,不理解苏夙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愤怒之下,自然是什么话都说出来了。

    苏夙的身世远比外人要知道的复杂。

    苏夙自动忽略她说的部分话,大声回道:就是因为我是你哥哥,所以我更要说这样的话,我要让你清醒一点,让你看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清楚?”萧晴气极反笑,捂着胸口的位置。眼泪倏地从眼眶里面夺了出来,顺着脸颊掉落,哭喊道:“你说我看的不清楚?你就是这么做哥哥的吗?不向着我向着别人的,我今天是被人给欺负了,被人给打了你知道吗?别人骑在了我的头上,你有关心过吗?”

    一口一口质问道。

    萧晴一哭喊,苏夙反而变得更加的焦躁。

    微微的偏过头,有意的不去看萧晴质问的眼神。反而更加冷漠:“你活该。”

    直接的评价。

    苏夙:“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的,我很早的时候就把话给你说全了,你自己不听我的,现在吃到了苦头才想起了我。萧晴,你只要稍微长点心,长点脑子,你就不会变成这个模样。”

    眼神里面都充斥着冷意。

    把所有的错都很自然的归咎于萧晴自作自受了。

    这样的话无疑是在萧晴的伤口上撒一把盐,让伤口变得更加的痛。萧晴倒抽了一口气,身形微晃。表情变得更加的狰狞:“所以说,我就该怪我自己了?”

    苏夙不否认:“你现在就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哪里都不要去。好好的反省。”

    萧晴瞪圆了眼睛,错愕道:“你还让我反省?”

    “不然呢?”

    萧晴死心了,对着苏夙彻头彻尾的失望了。原本想着是自己的哥哥,会为自己的出头,现在想想也不过是自己的妄想了。

    苏夙会帮她?

    天大的笑话。

    萧晴突然的笑出了声来,站在原地,笑的凄厉又古怪,肩膀颤抖着的。

    这样的画面怎么看都觉得诡异。

    苏夙皱了皱眉头,继续挥着手中的趣÷阁修改文件。

    前面传来萧晴的冷笑声:“苏夙,我今天才发现的,原来你还真的是我的好哥哥的。这么替我着想的,还让我一个人反省的。”停顿几秒了后,语气瞬间转变了。尖声道:“你就是故意的。”

    发狂的冲着眼前的人大吼道:“你就是故意的,你明明就是想要偏袒夏青青那个贱女人。你自己心里面还想着那个贱女人,所以说的话都自然是向着那么贱女人的。”

    “够了!”

    “不够!我就是要说出来!”萧晴大声吼道:“我就是要把事情都说出来,怎么?你自己心里面是怎么想的,表面上还不敢承认的吗?”

    苏夙这回是彻底的火了,手重重的拍着桌子。

    眼神冰冷的可以将人瞬间的打入地狱。

    苏夙:“你一口一个贱女人的,萧晴你做人最基本的修养呢?你现在是不是连话都不会说了?亏你还是我们萧家的人呢,说的都是那么脏的。我看你是真的太放肆了,日子过的也太清闲了。连自己是什么人都不清楚了。”

    萧晴被吼的没了神。

    苏夙完全的失去了耐心,连看都懒得多看一眼萧晴。挥着手,指着门:“出去,我还有文件要处理的。没事不要在进来的。”

    直接的赶着萧晴出去。

    出去之前,语气像是一盆凉水,冲着萧晴泼了过去:“还有,我警告你,你最好没事不要再去招惹夏青青了,你自己吃的苦头还不够吗?”

    说完,萧晴就像是随意丢掉的垃圾,被苏夙拽着衣领的从房间里面赶了出来。

    “啪——”地一声,门后像是生风了一样。

    冷意从四面八方蹿了上来,让萧晴心慌。

    夏青青。

    心里面那个愤恨的声音变得更大更加的响亮。

    萧晴会就这么轻易的算了吗?

    当然不会。

    先是夏青青,然后是苏夙。一个接着一个的,都是忤逆着她的意愿跟她作对的,最让她不理解的就是苏夙。明明是自己的亲哥哥,却为了一个外人,一个贱女人对自己说那么冷漠的话。

    她肯定,苏夙肯定是被夏青青那个狐媚女人给诱惑了,现在听从着那个女人的话,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了。

    肯定是的。

    带着浓浓的恨意和不满,转身,萧晴就去找秦曼文求救了。

    整个萧家,最疼她的就是秦曼文了。而且,跟她一样的是,秦曼文也特别讨厌夏青青那个女人的存在。

    反正,无论如何,她这次都要让这个女人从世界上彻底的消失,把自己失去的一切都多回来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