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吃亏

萧晴白了一眼唐芯,说话的语气有些弱,不像是之前那样的盛气凌人。都说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如今站在夏青青那边的又岂止是三个。

    再加上唐芯本身就是毒舌,能在云舒身边呆这么久的,又岂能是一般人。

    即便如此,萧晴还是不甘心的还口,索性她现在也够糟糕的,这样一来,反倒没有了顾虑。

    “怎么,这如花似玉的小脸蛋变成了现在这个模样,可不知道还有没有哪个男人懂得怜香惜玉啊!哎,真是可惜!”

    所谓的骂人不吐脏字,大半就是说的唐芯吧。

    就这样赤裸裸的将自己的脸面踩到了脚底,尤其是看到她的那副表情,萧晴恨的牙痒痒。

    偏偏自己这样一副凄惨的模样被她们给撞见了。

    以唐芯的个性,又岂会这样轻易的放过她。

    “关你什么事,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我的事情不用你来管!”

    萧晴知道自己说不过唐芯,又将矛头对准了夏青青。

    “夏青青,今天倒是换了靠山啊?你不是天天靠着自己的狐媚劲把云舒迷的神魂颠倒的吗?怎么今天没有和你一起来啊?”

    萧晴直接忽略掉旁边的人,冲着夏青青嚷嚷道,她今天本就是来找白家人挑事的,现在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就算自己有点狼狈,她也无所谓了。

    夏青青本不愿意和萧晴这样的人有过多的追究,可偏偏就有不长眼的人指名道姓的喊她,再想起刚才萧晴对夏子衿和小美的欺负,夏青青彻底的火了。

    给脸不要脸,还真以为她夏青青好欺负。#@$&

    病房里的温度骤降,所有人都盯着夏青青,就连萧晴也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恐惧,她看着夏青青一点一点的靠近自己,忍不住退后了几步,直到被逼到了墙角。

    “你到底想干嘛!”

    萧晴硬着头皮说道。

    “不是说我靠着靠山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没有靠山时的能耐。”

    话音刚落,夏青青抬脚就踹到了萧晴的肚子上。萧晴本能的低头捂着肚子,脸上的表情早已扭曲成一团。她还没有从疼痛中缓过劲来,只感觉到头皮一阵发麻,紧接着又不得不抬起头来,目光还没有触及夏青青的眼睛就感觉到脚下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这样的感觉她最熟悉不过了,鞋跟不断的在她的脚上磨蹭着。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夏青青,原来还有如此强悍的一面。只可惜她用这么大的代价才知道。倘若可以重新选择一次,她绝对不会如此嚣张的挑衅。

    旁边的小美吓得眼睛都不敢睁开,夏青青发狠的样子她是第一次见。就连夏子衿也一脸诧异的看着夏青青。

    姐姐在她的影响里一贯都很温柔,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姐姐发这么大的火气。

    “青青,差不多就行了。在这风口浪尖上再招惹萧家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唐芯适时的开了口,夏青青发狠的样子让她惊讶不已,再次看向夏青青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欣赏。

    唯有这样的人才能与云舒比肩同形。

    “就是,我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唐芯的话倒是提醒了萧晴,她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希望夏青青听到苏夙会放过自己。

    “你觉得以我现在这样的状态还会怕萧家吗?苏夙又能奈我何。”

    夏青青一脸无所谓的看着萧晴,将她最后的一丝幻想击灭,同时手上却放松了。

    她拍了拍双手,转身走到了唐芯的旁边,虽然她并不忌惮萧家的势力,但是今天也已经让萧晴尝进了苦头,再这样下去只会将事情闹的更大。

    她虽然不是怕麻烦的人,但是却从来不轻易惹麻烦,今天也只是被萧晴给气的。

    萧晴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束缚没有了,慌忙挣扎着站起来,心有余悸的看着夏青青。眼里布满了恐惧。

    她战战兢兢的挪到门口,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指着夏青青骂道:“你等着,我们萧家一定不会放过你!我们之间不会就这样轻易的算了。”

    对于这样的狠话,夏青青自然是一笑而过。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也不多去理睬。

    像萧晴这样的女孩子就是千金小姐的日子过习惯了,飞扬跋扈。

    夏青青自然也不会多放在心上。面上带着淡淡的微笑走了上去,轻抚着夏子衿柔软的头发:“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吗?”跟刚才相比,语气简直判若两人。

    人无非都是这样,在坏人面前扮狠,在亲人面前变善。

    “没事。”

    夏子衿仰着头,咧着嘴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笑起来都如同阳光般灿烂:“姐,你放心好了,有小美在一旁照顾着我,能有什么事情呢!”眼神不自主的流落到了一旁小美的身上。

    眸子乌黑发亮。

    夏青青顺着他的目光,勾了勾嘴唇:“小美,谢谢你了。这段时间你照顾子衿也辛苦了。”

    由衷的感谢。

    刚刚面对萧晴的挑衅,小美的表现太让人觉得精彩。

    那样羞涩的一个女孩子为了维护子衿,说出狠话,夏青青多少的有几分的牵动,对小美也感觉亲近了不少。

    “不会啊。”小美摆着手,牙齿咬着粉唇,笑的羞涩。“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跟子衿在一起我也很开心的。”

    “真的吗?”夏子衿突然眼前一亮。

    “啧啧啧……”

    这个时候,唐芯突然插了进来,单手搂住了夏子衿的肩膀。大大咧咧道:“还有什么好谢谢你。青青,你看看你这小子的眼神,眼神里面满满的爱意啊,心思全部都写出来了。”

    那么明显的爱意,眼睛里面都写的一干二净,是想隐瞒都隐瞒不住的。

    夏子衿被突然点破了心思,脸也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反应很强烈,挣脱开唐芯,瞪圆了眼睛:“你……你……你在哪里胡说八道什么?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呢?”

    很笨拙的反驳唐芯的话。

    一点气势都没有,反而引得了唐芯的一阵狂笑。手捂着自己的肚子,笑的岔气:“哎呦,你这小子……你这小子反应也太好玩了吧,脸都红的跟番茄一样了。”

    夏子衿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喜欢就喜欢嘛,明明都写在脸上了还不承认。还小伙子呢,一点都不晓得主动。”唐芯慢慢的收回笑意,尖声说道。

    她说话向来直接,也看得一向透彻。

    夏子衿跟小美。

    多好的一对啊?

    夏子衿红着脸,微微抬眸偷瞄了一眼小美,心跳的没有规律。

    而小美呢?脸红的更加的厉害。最后,猛地站了起来,手拿起了水杯:“我……我去倒点热水。”随便找了一个借口,便也匆忙的离开。

    模样怎么看都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味。

    唐芯则是盯着那远去的背影,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感叹:“年轻啊,年轻真好。”

    “你感叹年轻,说的跟你自己都七老八十了一样。”一直忍住没出声的夏青青听到这样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调侃了一句。

    “你不懂!”唐芯瞪圆了眼睛。

    手指着心口的位置:“心老了,疲惫了。”

    说完,两个人又也是相识一笑。

    与其是年轻,还不如说是羡慕。

    羡慕夏子衿跟小美之间的那种淳朴。

    夏青青微笑的勾着唇,盯着夏子衿涨红的脸,笑意颇深。

    子衿对小美的感情她全部都看在眼里面的,他们两个人之间多少有几分患难见真情的感觉。而小美又是那么难得的一个好姑娘。

    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又何乐不为呢?

    “姐,你别老盯着我看啊,看的我都受不了了。”抵不住这样眼神的审视,夏子衿抗议道。

    夏青青笑出了声,伸手轻轻的扣了一下夏子衿的额头:“你啊,看都不让看了。果然啊,弟大不由姐了。”

    发出了一声浓浓的感叹,语气里充满了无奈。

    “姐!”夏子衿更是忍不住,大喊了一声。

    病房里充满了笑声-

    萧晴单手捂着肚子,从医院里面走出来的模样多少有几分狼狈。刚刚一番羞辱,几乎让她颜面无存。她居然被夏青青那个贱女人给羞辱了,被她给打了?

    萧晴坐在车后,整个人气的发颤。

    怒火心烧。

    怎么想都没有办法咽下这口气。

    手攥成了拳头,指甲深深地陷入到了掌心里面。

    她一定……一定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夏青青那个女人,绝对不能。

    下了车,气势汹汹的赶回到了萧家。一打开门,就没好气的对着佣人大声吼叫道:“我哥呢?苏夙在家吗?”将身上的外套直接的扔到了佣人的怀里面。

    佣人被吓得腿发软,仰着头,颤声的说道:“少,少爷才回来。就在楼上,他嘱咐……”

    萧晴根本没有太多的耐心听佣人把话给完整,确认了苏夙在家后,沿着楼梯,大步的朝着楼上奔了过去。目的只有一个,她一定要把今天自己受辱的事情告诉苏夙。

    让苏夙给自己一个公道,给夏青青一个教训。

    直接的将门踢开,冲着里面的人大声的喊道:“哥!”

    声音十分的尖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