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九章 大结局

韩欢沁心里一暖:“你说你怎么这么了解我?”

    “我们是夫妻。”

    莫南塬说了有史以来最温馨的话。

    韩欢沁嘴角的笑容藏不住,踮起脚尖吻了一下这个男人。

    为了能赶上时间,韩欢沁下午就拉着莫南塬去了婚纱馆。这里的婚纱悉数都是高级定制,韩欢沁进去之后莫南塬便要了这店里面最贵的婚纱。

    礼服师拖着手上的重工手工婚纱裙,邀请韩欢沁进了换衣间。

    这是一件鱼尾的抹胸披肩婚纱,珍珠亮眼点缀的恰当好处,更能在整体视觉效果上增加身材比例。

    韩欢沁脸上素颜,配着一件鱼尾婚纱,也能穿出超脱俗世的感觉。镜子里绽放的光芒,久久没能让韩欢沁的视线离开自己的身体。

    礼服师礼貌不失大方的笑道:“到我们店里面来的客人很多,您是第一个穿的这么好看的。”

    韩欢沁也觉得这衣服美得不像话,问道:“这衣服大概多少钱?”

    “对于莫太太而言,这件衣服的价格算是比较亲民,只要三十万。”

    韩欢沁吓了一跳。

    “就要这条婚纱。”

    冷不丁的,莫南塬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韩欢沁抬头看过去,虽然不舍婚纱,可这价格太惊人:“要不然我们换条便宜的。”

    “我的莫太太,绝对不能寒酸。”

    莫南塬满意的打量着韩欢沁,眼里绽放着温柔的光彩。

    韩欢沁脸色微红:“你真是讨厌,别说这样的话。”

    礼服师轻笑:“莫太太真是好服气,莫总裁对您可真好。”

    韩欢沁心里洋溢着温暖。

    定下婚纱,韩欢沁又挽着莫南塬去挑了礼堂。

    圣罗丽教堂离医院并不是很远,附近的交通也很便利。最后权衡之下。韩欢沁过于迫切的选了这一家。

    回去的路上,韩欢沁只想以最快的方式去补他们的婚礼。

    莫南塬看出这份心思,却什么也没说。

    韩欢沁只想要个简略的婚礼,不想铺张浪费,请帖只是通知自己的亲朋好友。

    晚上,韩欢沁坐在床上,开始跳请帖的样式。莫南塬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韩欢沁光着脚下地把请帖拿过来问道:“你说哪个样子好看?”

    “你喜欢就好。”

    韩欢沁随后选了一张较为古典的请帖,笑道:“那就这张吧。”

    “你喜欢就好。”

    莫南塬露出宠溺的笑容。

    随后韩欢沁转身去床上收拾东西,莫南塬在她弯腰之际从身后揽住她的身体,咬了咬韩欢沁的耳垂。

    韩欢沁感觉到背上的温热,耳朵也痒酥酥的,马上想着要推开莫南塬。

    “晚上不行。”

    “阿沁。”莫南塬只是单纯的抱着她,声音低沉:“为什么这么做?”

    韩欢沁微微一愣:“什么为什么?”

    “提前我们的婚礼,你是担心他会死吗?”

    韩欢沁以为他不懂,谁知道他早就看穿。他很精明,但就是不说。

    “南塬,其实莫叔叔也是个可怜人。一切的错都归咎于陶功明,如果不是他那么卑鄙抢占了你的母亲。后面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韩欢沁抓着莫南塬的手,微微激动说道。

    莫南塬脸色动容,不言其他:“很晚了,睡觉。”

    “南塬……”

    “阿沁,我很清楚。”

    莫南塬背着她开口道。

    韩欢沁闭上嘴巴,不再说些什么。

    二人的婚礼定在半个月后,圣罗丽教堂。

    九月十五号,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这个婚礼很简朴,没有豪华的车子,没有热闹的新闻媒体。纯洁的白色教堂里坐着亲朋好友,所有人的眼睛,目睹着一对新人缓缓在音乐声中走向牧师。

    花瓣雨中,韩欢沁抓住了莫南塬的手。二人相视一笑,牧师跟前宣誓,二人互表真心。

    这场婚礼的过程短暂且浪漫,足够让她铭记一生。阳光中,莫南塬掀开她头上的白纱,吻了吻的唇。

    婚礼落幕。

    晚上酒店里,亲朋好友们相聚在一起吃饭。按照习俗韩欢沁则去给莫成桑和慕青敬酒,因为身体问题,慕青陪着莫成桑坐在客房里没出来。

    韩欢沁推门进去,慕青和莫成桑站在阳台上。他们望着漫天的星光,只有慕青在不停的说话。

    “爸,妈。”

    韩欢沁敲了门,走进去说道。

    慕青回过头,脸上全然都是泪水:“阿沁,你来了啊。”

    韩欢沁心头一跳,预感不好:“妈,你怎么哭了?”

    “你爸爸走了,他去世的很安详。”

    慕青说着,眼泪从憋红的眼眶里不受控制的落下来。慕青的身体也跟着一并瘫软,莫成桑的尸体也顺着慕青缓缓倒在地上。

    这一幕,让韩欢沁受到惊吓。

    慕青压着哭腔,说道:“你爸爸走的时候很开心,他虽然没等到南塬喊他一声爸爸。可他亲眼看到你们完成终身大事,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

    韩欢沁垂下头,心酸无比。

    莫南塬是晚些来的,看到房内的一幕,沉默不言。

    九月二十二号,阴雨天,宜入土。

    阴雨绵绵,莫成桑的墓前来的人不多,慕青撑着伞几次哭的昏厥。韩欢沁站在莫南塬身边,握着手帕擦了擦眼泪。

    墓碑上,莫成桑的黑白照片,在严肃的脸上拉拢出一丝微笑。

    静静的,除了哭声,唯有雨声。

    这个时候,莫南塬撑着伞走到慕青身边。

    “妈。”

    轻轻的一声,让慕青整个人受到巨大抨击。回过头,慕青难以置信的凝视着自己的儿子,问道:“你叫我什么?”

    莫南塬张张唇,喊道:“妈。”

    慕青泫然欲泣,一把抱住了莫南塬。

    她日等夜等,终于等到了这个时候!没什么会比莫南塬愿意原谅她更让她激动!

    韩欢沁眼睛酸涩,撑着伞走过来,看着墓碑,想哭又禁不住欣慰的要笑:“爸虽然走了,但是以后看到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子,他一定会非常欣慰的。”

    慕青深深吸了口气,说道:“成桑会在天上看着我们的。”

    莫南塬的眼神落在墓碑上片刻,那道眼神仿佛经年如隔世。他握着伞柄的手紧了又松开,回过头对着慕青说道:“妈,回家吧。”

    慕青忙不迭点头,转身跟在莫南塬的身后离开。

    韩欢沁心里宽慰,离开前看向莫成桑的墓碑。看着那露出笑意的面孔,韩欢沁上扬了唇角的弧度。

    爸,您放心吧。以后我们一家人会生活在一起,我会好好照顾妈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