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大长老

裙子变得干净无比,果然如同魔术一般。

    “叔叔,我的裙子变干净了,你可真厉害!”

    小女孩跳着舞,脸上满满的都是讶异,再没有任何的慌乱。

    “叔叔厉害吧!”

    “嗯嗯,叔叔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

    小女孩重重的点点头,眼睛眯成月牙形,看起来很是可爱。

    然而很快,她就变得愁眉苦脸,小小的脸蛋满满的都是悲伤,泪水再度从瞳孔中溢散出来。

    “可是,叔叔,我今天还遇到了坏人,坏人把我抓到这里了,妈妈一定会伤心的。”

    “是这样的吗?”

    封奕忾微微一笑:“你放心,你并没有遇到坏人,这一切只是一场梦罢了,只要梦醒来很快都会恢复原样!”

    “真的吗?这真的是一场梦吗?”

    “当然,不然叔叔怎么会变魔术呢!”

    “嗯嗯,看来这是一场梦呀!”

    小女孩重新变得开心起来,在仓库里面慢慢的转着。

    之前压抑的心情变得轻松无比,再没有任何一丝的悲伤。

    将小女孩给安抚住,封奕忾又将其他的妇女儿童拯救出来。

    拿出手机,给菌队打电话。

    在此处,聚集的人质足足有几百名之多。

    如此之多的人质,凭借他一个人可无法解救。

    军队尚未到来,厂房外面已传来轰隆隆的车响。

    封奕忾眼睛微微眯起,身上墨绿色的绒装轻轻抖动,一阵森然的杀机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边疆十年,他的神识已经颇为敏锐。

    外面那些车辆并非援军,而是敌人。

    “将军,是否需要我们作战”?

    车声隆隆,那种剧烈的*之声,身后的亲卫也感受到了,走上前来,脸上同样古井无波。

    他们本就是死卫,守护之人的安全,甘愿牺牲生命。

    正如此刻,封奕忾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心甘情愿赴死。

    然而听到此言,封奕忾眉头却是深深肃起,面色瞬间冰冷下来。

    “不需要,你们只需保护民众的撤退就行!”。

    “可是!”

    “没有可是!”

    或许是感觉声音太过严肃,封奕忾转过头冷冷地望着这群亲卫。

    “我知你们是精挑细选而成,甘愿赴死,但是,我不愿你们为我死去,最起码,在此处,牺牲在一群垃圾手中,未免太过抬举!”

    说着,封奕忾转过头一步一步的向外踏去,风声萧萧,长袍振振。

    “不过上百名乌合之众,我杀他们,如同屠杀蝼蚁!”

    “是!”

    众人齐齐点头,目光狂热,再不提出牺牲之言。

    厂房外,几十辆越野车停放在那里,上百名穿着黑色衣服,握着冲锋枪的黑衣人已经把厂房团团围住。

    看到封奕忾出来,一名面色狂傲的中年人,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西装革领,手中还握着一把博宁手枪,手枪应该已经有些年头,散发出冰冷的杀机。

    中年人从人群中走出之后,眼高与顶,面色桀骜,用不屑的目光望着封奕忾。

    又望了一眼地上满满的尸体,脸上满是悲愤。

    此人正是王三爷的弟弟,王小爷,今年不过四十来岁,在苏杭市同样只手遮天。

    手上有白道,黑道颇多关节,再加上他哥哥王三爷的人脉,无人敢招惹。

    这群人贩子属于他的手下,每年为他带来极大的财富。

    然而,此刻数百名人贩子死在此处,对他来说也是巨大的损失。

    王小爷眯起眼睛,骄傲的目光中满满都是愤怒的火焰。

    “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如何的厉害,现在给我跪下磕头,当众自杀,我可饶你九族!”

    封奕忾哑然失笑,嘴角勾勒出几分玩味,看向王小爷的目光,仿佛看智障一般。

    “这句话同样送给你,若你投降,我亦可以饶你九族!”

    “哈哈!”

    王小爷放声大笑,脸上满满的都是狂傲不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呵呵,大家听到没?这世上竟有比我还狂妄之人!”

    大笑之后,王小爷眯起眼睛,面色狰狞。

    咔嚓一声,手上墨色的手枪散发出冰冷的杀机。

    “小子,你是第一个敢对我说这种话的人也是最后一个,来世记得投个好胎,另外,不要招惹你招惹不起的人!”

    “砰!”

    枪火声响起,一道愤怒的火焰向封奕忾喷了过来。

    枪声响起,明亮的火焰到达封奕忾身边,封奕忾嘴角微微翘起,伸出一根手指。

    紧接着那道火焰在刚刚触碰到手指的刹那,瞬间洇灭。

    仿佛冰霜遇见了太阳,烈火遇到了海洋。

    子弹握在封奕忾手中,紧接着封奕忾轻轻用力,那钢铁做的子弹便瞬间变成了粉末。

    钢铁粉末顺着他的手掌缓缓落下,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溪流,看起来颇为恐怖。

    “怎……怎么可能?”

    王小爷瞪大眼睛望着这一切,如同见了鬼一般。

    他手中的枪可是特别定制而成,里面的子弹,装上格外多的火药。

    每一枪都相当于是一个小型的炸弹,即使是寻常的防弹装甲也难以抵挡,不用说血肉之躯了。

    面前这人究竟是人是鬼?

    然而王小爷毕竟在苏杭市有着自己的势力,胆大包天,嚣张跋扈。

    纵使如此,他的面上依旧露出几分狰狞冷冷的望着封奕忾。

    “小子,我承认你很厉害,徒手接子弹,老子还没见过,像这一次我有上百名手下,枪林弹雨,我看你如何能够接得住!”

    紧接着他手掌一挥,向后倒退两步,好整以暇的望着这一切,仿佛在等待一场好戏开罗。

    此处人贩子窝点,虽然也有上百名手下死伤不明。

    但是这些手下都只是乌合之众,和王小爷手下这些精锐人士完全不同。

    精锐人士各自找好掩体,手中的机枪同时向封奕忾扫了过来。

    这是一种掩盖式的射击,无数的子弹如同下雨一般,噼里啪啦向封奕忾打了过来。

    工厂暗处,十名亲卫眼睁睁的望着这一切,目光中露出几分焦急。

    他们皆是精锐人士,但面对着这些人的枪林弹雨依旧无法躲过,封将军又该如何?

    答案是……

    不动如山!

    封奕忾没有动,只是从地上捡起了一片树叶,一叶遮天!

    手掌轻轻一滑,叶子便散发出一道一道的剑气。

    剑气弥漫遮天蔽日,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屏障,仿佛山脉一般将那些子弹给抵挡住。

    紧接着在漫天大雨之下,封奕忾动了。

    手掌轻轻一切,叶子向前纵横。

    有几个黑衣人来不及躲避,被这片树叶瞬间切成两半,鲜血流淌而出,让这片大雨显得更加妖艳。

    屠杀,这是一场赤裸裸的屠杀,封奕忾握着这片树叶闲庭信步,每一次树叶斩出就能斩掉几名黑衣人。

    到最后剩下的一二十名,黑衣人已经彻底崩溃,狼狈的向后逃去,还有几名黑衣人则掩护着王小爷撤退。

    事有变故,再这么下去,恐怕所有的黑衣人都将在这里死去。

    到那个时候,王三爷为王小爷复仇,竟然会将他们的家眷全部屠杀。

    踩在鲜血之上,封奕忾望着黑衣人逃去的身影,嘴角微微翘起,脸上还带着几分冰冷的残酷。

    “想要逃吗?那些被你们贩卖的人还在黄泉路上哭泣,你们这些人又有什么资格逃走?”

    “唰!”

    废弃工厂之中又是几片树叶凋落,像那些逃走的黑衣人切割而去。

    鲜血流淌,遍地尸体。

    封奕忾穿着一身绒装,军靴踏在鲜血之上,面色冰冷,再现军神之姿。

    “将军!”

    十名亲卫从黑暗处飘了下来,同时跪在封奕忾身边,脸上满满的都是狂热。

    他们早已听说军神风采,但从未见识过。

    如今相见,自然有一种分外澎湃的动荡。

    “可惜……可惜……”

    封奕忾双手负于身后身上的绒装随着风肆意飘舞,眼神苍茫望向远方,脸上有几分失落。

    这十来名亲卫面面相觑,有些疑惑地望着封奕忾。

    “将军,所有的敌人都已被屠杀干净,有何可惜?”

    “我只是可惜被王小爷逃了,若是把这家伙给抓起来,到时候威胁王三爷,竟然是绝好的棋子。”

    亲卫一怔,顿时觉得颇有道理。

    然而此时,封奕忾却是微微一笑,脸上还带着自信的风采。

    “没关系,纵使那家伙逃了,我依然有把握将王三爷给杀了,不过是多浪费一些事罢了。”

    ……

    苏杭市,王三爷别墅之中。

    黄三爷的别墅建立群山峻岭,四周风景秀美,是一个巨大的风景区。

    只不过后来被新上任的封柿长批准,将这风景区全部划给了王三爷。

    从此之后,这风景区变成了王三爷的私人领地,寻常人难以踏入。

    此刻王三爷的别墅之中,众人正在展开一场会议。

    王三爷坐在精雕细琢的太师椅上,手中还握着一杯茶盏。

    而在他的旁边则是西装革领的封柿长,以及一名一身红袍的神秘男子。

    这神秘男子脸上戴着一个面具,身上披着一身红袍,在其胸部位置则印着金色的火焰,浑身散发出血腥气息。

    此人,正是血衣门徒,也是血衣门派给王三爷的使徒。

    而此刻,这些人正在谈论的就是晚上那一批货如何安全接应。

    此刻这三人相谈甚欢,黑暗的密室之中,只有三人若有若无的声音。

    “王三爷,门内命令,今夜的货必须保证万无一失。”

    黑暗之中,红衣教徒躲在里面,带着一个面具,声音沙哑,还透露着刻骨的寒冷。

    王三爷在苏杭市一手遮天,地位尊贵,但纵使如此,面对面前的红衣教徒,依旧小心谨慎,不敢有丝毫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