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珠玉长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 天真无赖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黄演员摸着被筷子戳痛的额头,弯身去把地上的筷子捡起来,整整齐齐摆在桌上。

    他这一系列动作做得特别慢,其实是在调整自己内心情绪,抚平一种愤懑。

    他是个唱戏的,平生所做也不过是好好唱戏,只不过那夜在戏楼像往常一样唱了个戏,就被无端端绑进宫来,伺候这难缠的公主殿下,他真是招谁惹谁了,要有这多舛的命运。

    黄演员难掩幽怨抬头看了赵采玉一眼,好吧,采玉小姐竟然比他还幽怨。

    “殿下,不知道小人哪里做得不好,惹殿下生气了?”黄演员心里叹息,嘴上却还要虚以为蛇。

    赵采玉没好气说道:“黄剑勋,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我让你喊我什么,又喊自己什么来着?你竟然不听我的话?”

    “哦,采玉小姐,对不起,我刚才被你吓了一下,忘了。”

    黄演员可怜巴巴的话,让赵采玉的心软了软,她看了他额头被筷子戳红的地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便走过去,伸出食指在那红圈圈的地方揉了揉。

    她的略带冰凉的指尖轻轻落在他的额头上,就像一滴露水落在肌肤上,令黄演员背脊本能僵了僵,只听赵采玉一边揉着那泛红的额头,一边絮絮叨叨抱怨着:“谁让你在梦里都要惹我生气,不就是做个梦吗?让我在梦里得到你不香吗?为什么做个梦,都要让我哭个死去活来,气到心肝裂?让你在梦里和别的女人亲热!”

    赵采玉揉着揉着突然抬手捏起小粉拳往那被筷子戳过的地方就是一敲。

    某黄演员:“……”

    什么情况?采玉小姐也太喜怒无常了。

    被残暴凌虐两次的黄演员深吸一口气,站起身拱手赔笑道:“采玉小姐,我为昨晚的梦道歉。”

    “道歉,你想怎么道歉啊?说‘对不起’三个字吗?我从来不稀罕这三个字,说了这三个字就能让你对我的伤害不存在吗?你们做坏事的人会说‘对不起’三个字,难道是真的对受害者心存愧疚?还不是为了让自己心安,所以你的道歉本宫不接受!”

    采玉小姐歪理可真多,黄演员在心里叹息,采玉小姐做的梦却成了他做的坏事,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他和采玉小姐,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啊?

    但是黄演员能有什么办法呢?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何况这里是皇宫?他就是肉在砧板上,要切要剁,还不是采玉小姐说了算。

    内心挣扎憋屈,面上却云淡风轻逆来顺受的黄演员,温和问道:“那采玉小姐要我怎么做呢?”

    “我要你,和我谈恋爱啊!”赵采玉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听不见了。

    谈恋爱这么新潮的词让古典公子黄剑勋有些疑惑,赵采玉只好负气说道:“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我不想这样,黄剑勋,我喜欢你,你必须知道。”

    啊,采玉小姐,我知道的啊,我不但知道你喜欢我,我还知道你想要得到我,可是采玉小姐啊,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占有他,不是吗?默默看着,远远注视,他安好便是晴天,才是爱的最高境界啊!

    黄剑勋在心里把这些话都说完,这才拱手,彬彬有礼道:“采玉小姐,你是公主,我只是一个唱戏的,我何德何能?”

    “欧巴,你不许这样看轻自己!”

    某黄演员有些懵逼,脑袋瓜子嗡嗡的,因为采玉小姐已经抱住了他。

    是那一世的求而不得抱憾终身,是隔了生死门依然无法消除的执念,像一根绳索将她与他牢牢捆在了一起,黄剑勋无法躲避,也无法掩藏,他像一只毫无防御能力的羔羊走向那副为他准备好的待宰的刑架上。

    “采玉小姐,欧巴是叫我吗?”

    赵采玉忍俊不禁,从黄剑勋怀里抬起头来,笑着说道:“欧巴就是哥哥的意思,你知道高丽那个国家吗?在高丽国,称呼哥哥,就叫欧巴,明白了吗?”

    “哦,明白了,采玉小姐。”黄剑勋点了点头。

    哎呀,如此识趣又乖巧的黄演员,真是深得赵采玉的心,她抱着他,耳朵贴在他的心口,听着他的心跳声,如此真实,又如此梦幻。

    她不敢相信这一切竟然是真的。

    她抱到了她的欧巴。

    赵采玉放开黄剑勋,在殿内激动地转圈圈,花痴的笑声填满每一个角落,嘴里激动念着:“我抱到了我家剑勋欧巴,老天爷啊,我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

    黄剑勋看着那烂漫如春花快乐如傻瓜的公主殿下,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但唇角却也不自禁露出一点笑容:采玉小姐真是天真无邪可爱又无赖!

    从六皇子宫里出来,赵采玉步履生风,就像踩了两个风火轮,小灵芝看着如此开心的十七殿下,心里窃喜:殿下的快乐都是她这小宫女的杰作啊!

    灵芝正得意着,忽见她家公主殿下猛地停住脚步,灿烂笑容一扫而光了。

    顺着赵采玉的视线,灵芝看见了一队宫女,手里捧着各种绫罗绸缎金银珠宝鱼贯而过,那是奉周皇后之命为七公主嫁入平阳公主府置办嫁妆的。

    想当年,皇帝与皇后的嫡长女——五公主长乐公主下嫁宗正少卿周冲,即左武侯大将军国舅爷周昌的嫡长子,皇帝特诏令有司为长乐公主筹备嫁妆务必要加倍于自己的妹妹永嘉长公主,被礼部侍郎魏宾编故事嘲讽其做法严重逾制,皇帝方才作罢。

    “七公主的嫁妆还能大过五公主去?殿下,等你将来婚嫁的时候,以皇上对公主殿下的宠爱,嫁妆一定丰厚于七公主的。”小灵芝想当然地安慰她的十七公主。

    赵采玉眼红的难道是嫁妆吗?她眼红的不过是巴陵公主求仁得仁,巴陵公主想要嫁给柴武德,她便心想事成了,不管这其间采取了什么手段,而她想要嫁给黄剑勋,上辈子不能够,这辈子怕也是不能够吧?

    这样一想,赵采玉整个人又不开心了。

    “殿下!”

    赵采玉突然折回身子又往六皇子宫里跑去,灵芝一怔,旋即追了上去,十七殿下这又是怎么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