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珠玉长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一章 费袖子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帕子被一双温柔的手拿着,温柔地拂过赵采玉的面颊,旧的泪痕被擦去,新的泪水又落了下来,十七殿下的眼泪越擦越多,雪白的帕子在黄演员手中湿成一团。

    黄剑勋有些不安地缩回了手,后退了一步,不安地看着赵采玉,手心里湿漉漉的帕子也变得烫手。

    “公主殿下,小人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赵采玉说道:“以后你叫我采玉小姐,或者小十七就可以了,更不要用‘小人’两个字来做自称。”

    公主殿下,这四个字不好听,像是两个人之间天壤的距离,一个公主殿下,一个戏子伶人,这两个阶层云泥般遥远。

    而他的黄演员在她心里,如此近,如此亲。

    “遵命,采玉小姐。”公主殿下的吩咐,黄演员哪敢不遵?毕恭毕敬,遵从不误。

    赵采玉满意道:“现在你可以问我问题了。”

    看着小公主水眼山眉,梨花带雨的面盘,黄剑勋垂下眼眸,拱手道:“采玉小姐为何每次看见我都哭呢?”

    “因为你辣眼睛啊!”

    黄剑勋低着头,听见赵采玉的话不由愣了愣,蓦地,他的袖子就被人拉了过去,黄演员惊觉抬头,就发现赵采玉正用他的袖子在自己脸上乱抹一气。

    某黄演员:“……”

    偏偏,这位十七小姐边糟蹋他的袖子,边抱怨:“我哭不哭有什么打紧?我哭了不是更好吗?我哭了你不就有活干了?我哭,你可以帮我擦眼泪啊!”

    擦眼泪应该用帕子,而不是用我的袖子啊!

    某黄演员在心里哀嚎。

    赵采玉冷哼一声,袖子脏了,拆了扔了呗!费袖子费不起吗?

    从六皇子宫里出来的赵采玉整个人容光焕发,走路都跟踩了风一样,双臂摆动,嘴里还哼着小曲。小宫女灵芝跟在一边屁颠屁颠的,满脸都是兴奋。

    赵采玉伸手捏捏灵芝的小脸颊,赞一句,小样,你很聪明哈,懂得去求助六皇子殿下,回头本宫赏你点金银珠宝。

    灵芝就说,奴婢这不是聪明,奴婢只是忠心。

    赵采玉点点头,对于一个属下来说,忠心的确是最美好的品质,比其他什么聪明才智都来得重要。

    想到楚英这次的鼎力相助,赵采玉还挺感动的,这些日子她碍于楚英的品性原本是疏远楚英的,看起来她对楚英这个人还是要重新评价与定位才对。他是很平庸,且无德无才,可他对于她这个妹妹来说,的确是个好哥哥啊!

    不像那个九皇子殿下——

    真是想曹操曹操到。

    九皇子楚既出现在了赵采玉的视线里。

    楚既正陪着豫章公主散步,并同时安抚她。皇上已正式为七公主巴陵公主和柴武德赐婚了,话说那定襄县主是如何出局的呢?也不知为什么,长安城里突然就空穴来风,说是定襄县主喜欢逗留小倌馆云云。

    如此洁身不自好的人怎么可以成为平阳公主府的儿媳妇人选呢?

    平阳公主有了借口,坚决替巴陵公主打掉了定襄县主这个竞争对手。

    被棒打鸳鸯的柴武德心情如何,宫里人不知道,但定襄县主哭晕在厕所,宫里人是知道的。

    “武德表哥与七妹妹的婚事已定,六妹妹你就不要再伤心难过了,你值得更好的。”楚既如此安慰豫章公主。

    正是因为婚事已定才难过啊!豫章公主悲伤欲绝。

    这个角度安慰不通,楚既就换个角度安慰,六妹妹你想啊,定襄县主的为人我们还不了解吗?这一场名声被败坏得彻头彻尾,其间有玄机。定襄县主这是替六妹妹你挡锅啊,要是武德表哥相中的是六妹妹你,此时此刻,长安城里臭名远扬的就是六妹妹你了。

    豫章公主闻言一惊,立即擦干眼泪说,九哥所言极是啊!

    见安慰初见成效,楚既甚为得意。

    豫章公主又说,定襄县主的为人别人不知道,我们还不知道吗?她虽然不是父皇亲生,但父皇对她视如己出,从小到大也是拿她当正儿八经公主宠爱培养的,要说定襄县主其他方面遭人诟病,还情有可原,但说定襄县主品行不端,一看就是造谣啊!

    楚既叹息,有道是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道听途说三人成虎,那天下人悠悠之口岂能堵得住?

    的确堵不住,韦妃娘娘为此事专门找了皇帝,但是没办法啊,皇帝是已经下令为定襄县主正名,并明令再有口舌生非者,拔舌头!

    口舌之祸可以阻止,但人心呢?

    人心最难捉摸,人心最难更改,比堵悠悠之口还要难。

    定襄县主已经因为这件事躺在床上哭一两天了,而韦妃娘娘去找皇帝,也被皇帝阴阳怪气训斥一番,回到自己宫里就病倒了。

    “六妹妹,你要知道,如果武德表哥瞧上的是你,那现在哭晕病倒的就是你和母后了。”

    听了楚既的话,豫章公主心有余悸点点头。

    因祸得福,九哥我想通了。

    想通了,就回去睡觉觉吧。

    兄友妹恭,挥手说晚安。

    楚既的注目里,豫章公主携着小宫女走远了。

    赵采玉的注目里,楚既冲着豫章公主的背影,依依不舍挥手再挥手。

    小宫女灵芝的注目里,她家十七殿下看着九皇子,目露艳羡。

    灵芝连忙安慰赵采玉:“殿下你不要羡慕六公主,六公主有九皇子这个好哥哥,殿下你有六皇子这个好哥哥啊!”

    赵采玉撇撇嘴,六皇子能跟九皇子比吗?九皇子品德好,且将来是要君临天下的,六皇子呢,品行不端,史书上还要骂他一笔,如果不是看在六皇子对自己不错的份儿上,她肯定要敬而远之啊!

    有道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六皇子是黑,九皇子就是赤。

    赤代表正义一派,黑代表邪恶一派,哪个正常人不想自己与好人为伍,而想让自己堕入坏人的行列?

    见赵采玉嘟着嘴不说话,一双眼睛盯着九皇子,馋坏了,灵芝又说道,十七殿下要是实在想要和九皇子殿下亲近,也可以采取主动啊!

    对啊!不管爱情、友情还是亲情,总是主动经营才能收获更丰收的果实。

    赵采玉捏捏灵芝的小脸蛋,就兴冲冲朝楚既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