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珠玉长安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七章 相思病

,最快更新珠玉长安!

    十七公主一连几天茶饭不思,坐立不安,觉自然也没有好好睡。向贵妃直接搬到了宝华殿,白天黑夜地都守着她。

    “这‘离魂症’怎么就这么难治呢?之前太医署那个叫许绍烨的医学生不是已经将我家宝贝治好了吗?怎么就反反复复的呢?”向贵妃看着自己的宝贝闺女,忧心忡忡,“那些赏赐应该都要回来才对!”

    没吃好也没睡好,肉眼可见瘦掉的赵采玉听到她倾国倾城的贵妃亲娘说出这样的鬼话,忍不住笑起来:“母妃,你可是大周朝女人堆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贵妃娘娘,全天下的财富都是你的,你竟然小气那点鸡毛蒜皮的赏赐?”

    向贵妃气鼓鼓的,母妃当然不是小气,就是气愤,那孩子明明没有治好我家宝贝的病,却还骗赏赐。

    “母妃,儿臣的‘离魂症’的确是好了呀,你看儿臣都认得你是儿臣最美丽最温柔的母妃。”赵采玉抱着向贵妃撒娇。

    向贵妃一声叹息,“可宝贝你的病……”

    “此病非彼病。”

    “那是什么病?”

    相思病!

    赵采玉可不能这样告诉向贵妃,因为向贵妃肯定会刨根究底,我家宝贝花痴了谁,堂堂皇家公主怎么可以去花痴一个伶人呢?有损体面。这样也会给黄剑勋招来麻烦。

    喜欢他,可不能伤害他,当然要好好保护他。

    一想到黄演员,赵采玉心头就如被最锋利的水果刀尖儿划过,整张脸都惨白了。

    发现赵采玉的异样,向贵妃急吼吼就让宫人去太医署请太医令梁弘毅。

    宝华殿又是手忙脚乱无所适从的一天。

    赵采玉躺在被窝里,默默相思着她家黄演员,默默忍受着那丝丝绺绺的心痛的感觉。

    不知道她家欧巴这几天在哪里,不知道她交代给王大公子的任务王大公子已经完成到哪一步了,能替她把欧巴弄来吗?

    赵采玉突然又想到,前世,欧巴是有女朋友的,那这一世……

    欧巴他会不会已经娶亲,会不会已经有了娘子,或者已经有了定亲的姑娘,那她该怎么办呢?

    她是堂堂公主殿下,喜欢一个男人,抢来有什么难的?可她是有道德洁癖的赵采玉啊!前世不会去动欧巴,那现在就会去动了吗?如果欧巴这一世也名花有主了,她还是会选择默默退开,黯然销魂独自神伤吧!

    这样一想,赵采玉就好绝望,在被窝里掉了几滴眼泪。

    王子俊,你到底能不能帮我把欧巴弄来啊!

    尚书左仆射梁国公府上,王大公子打了个好大的喷嚏。

    “咦,大哥,你也有人想念啊?”王文爱用他们纨绔公子标准的姿势走到他哥面前,露出一个纨绔公子标准的笑容。

    书童雨墨不服气:“二公子,你都有人想念,大公子可是长安城第一才子,怎么可能无人想念?”

    这个逻辑让王文爱不服气,又找不到话反驳,只能悻悻然道:“我猜,想念大哥的人是那个不男不女的杜家公子!”王文爱说着横了雨墨一眼,用他那纨绔公子标准的走姿背手离去。

    雨墨冲着王二公子背影“啐”了一口,王文直立刻冲他挥手:“不可对二公子无礼。”

    “是他先对大公子无礼的。”忠仆雨墨义愤填膺。

    “无礼又没关系,又不少块肉。”大公子如是说。

    “那奴才对二公子无礼也没关系,他又不少块肉。”雨墨脑袋瓜子好生灵活。

    王大公子摇摇头:“他是不少块肉,但你会少块肉。”

    原来如此,谁家的书童谁心疼。雨墨对他家大公子顿时生出敬慕与感激来。

    王大公子无视他家小书童崇拜的小眼神,用他正人君子的走姿去自家小书苑见那位雌雄莫辨的杜姓学生。

    为了给文化课基础一塌糊涂的后进生杜公子补课,鄂国公夫人苏氏特意央了王大公子让她的外甥杜丽娘到梁国公府上找王文直一对一补课。

    给杜丽娘开小灶,王大公子也正有此意。

    在王大公子精心准备的教案中,在一对一的精准帮扶下,杜丽娘的学业果然蹭蹭蹭地进步。

    “除了老师你教得好之外,还因为我很聪明啊!”杜四小姐一点儿都不谦虚,在王文直跟前发表了不止一次她自认为的客观言论。

    对于后进生,王老师觉得充分保护她的自信心是第一位的,所以对于杜四的大放厥词,王老师没有一笑置之,更没有批评,反而鼓励她,杜同学你很棒,你就是很聪明的,所以相信你很快就能学业有成,奥利给!

    今天的课,王老师又精心准备了教案和鼓励的话,但是见到杜丽娘的时候,他吓了一跳,杜丽娘脸上有划伤。

    杜同学你怎么受伤了?这是怎么回事啊?王老师关切地问。

    原本是继母肖氏的人,被杜丽娘成功策反的婢子宝蝉,此刻为了配合杜四小姐的公子哥儿打扮,正打扮成小厮模样,她替杜四小姐告诉王老师前因后果。

    她家杜五小姐是某戏班台柱子黄大演员的首席大花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黄演员这几日离奇失踪,杜五小姐多方打听也没能知道黄演员下落,杜五小姐恼羞成怒,没处发泄,就和杜四小姐吵了一架。

    “我家五小姐真的太过分了,”宝蝉愤愤不平,“我家四小……公子已经在处处忍让她了,她竟然把四公子的脸抓花,留那么长的指甲就是故意的……”

    宝蝉絮絮叨叨,杜丽娘听着还挺享受,有人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感觉真的挺好的,很有安全感。

    王老师听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就安慰杜丽娘说,好学生你做得对,所谓好男不跟女斗,蓝孩纸呢就应该让着铝孩纸,脸被抓花没有关系啊,咱们蓝孩纸要用实力说话,又不靠脸吃饭。

    宝蝉很郁闷,王老师此言差矣!脸对哪个小姐不重要啊!破相了还怎么找个好婆家?哦,在王老师眼中,她家小姐现在是个男滴!

    “王公子,脸对公子怎么不重要啊?公子将来也是要相亲成家的,要是破相了,哪家小姐愿意嫁给我家公子啊?”

    王文直点点头,于是上完课的时候,让雨墨去自家药房取了一管祛疤药膏赠给杜丽娘。

    杜丽娘谢过王老师,就携着宝蝉离开梁国公府,宝蝉边走边叨逼,不知道王公子的药膏有没有效果,如果有效果就好了,看五小姐的架势,抓一次你的脸可不够,那黄演员一天下落不明,五小姐的狂躁症就一天不会好。

    王文直心头突然一颤:天了噜!杜家五小姐花痴的黄演员不会是他藏在府里头这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