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武道院的春天来了

此时的夏无极浑然不知天武峰外面有着数千位宗门精英弟子在观看他。

    在他眼前,除了一步步台阶和两边的青石松柏之外,外面一片混沌。

    他与外面完全隔绝了。

    第四天阶武道意志非常强,压力非常大,他刚踏入第一个台阶,便感觉自己的身体微微一沉。

    不由得一喜。

    这才第一个台阶,按照之前的规则,后面的台阶压力将会越来越大。

    不过,这里的压力依然让他感觉有些差强人意。

    继续向前走,步履轻松。

    小世界中,应无道微笑道:“大荒,这家伙怎么样?”

    “还可以吧,马马虎虎。”

    大荒抬起眼皮说道。

    应无道诧异的看了它一眼,“哟,不错啊,能够被你这个老狗说成马马虎虎,可不容易。”

    “哼,那是本皇在整个道宗实在找不出一个像样的人来。”

    大荒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应无道斜睨着它,“你认为,如果你在他这个年纪……”

    “呃,算了,你在他这个年纪的时候狗屁不是。”

    “这么说吧,你在他这个修为的时候,你能进入第几个天阶?”

    大荒抬起头,目光睥睨,“至少第五个……哦不,第六,或许第七第八吧。虽然没试过,但这几个天阶根本难不住本皇。”

    应无道冷笑:“大荒,不吹牛逼是不是会死?”

    大荒一听勃然大怒,站起身,全身的黄毛竖起来,龇牙咧嘴,眼神不善:“应无道,你竟敢说本皇吹牛逼?牛算个什么东西,老子从来不吹牛那个东西,你竟然说本皇吹牛的那个恶心东西,老子跟你拼了!”

    说话间,张开狗嘴,露出满口獠牙就要向应无道扑来。

    应无道轻蔑地瞥了它一眼,连屁股都未抬,手中光芒一闪,出现一块金色的板砖。

    大荒一见到板砖顿时怂了,立刻趴在地上,狗眼里全身讨好之色,咧嘴笑道:“哈哈,还是你了解本皇,本皇就吹牛逼这点小缺点……啊!”

    只可惜讨好也没用,应无道的板砖瞬间落了下来,“让你对老子说老子,让你对老子龇牙咧嘴!”

    啪!啦!啪!……

    板砖不断的落在狗头上,大荒惨叫不已,头上大包一个个鼓起。

    “啊……道爷,祖宗,饶命啊!不能再打了,再打狗头就爆了,就没人给您解闷了!”

    大荒不断求饶。

    “哦,说的也是。”

    应无道看着满头大包的大荒,眉头微微一挑,点头说道。

    随即若无其事的收起板砖,继续看着光幕中的夏无极。

    天武峰外。

    密集的人群,看着天武峰上显露来的夏无极登山的场景。

    “我赌十块中品灵石,他至少可以走到第五十个台阶。”

    “我赌一百块中品灵石,他至少可以走到第七十个台阶。”

    “来来来,开盘了。我赌他走到第一百个台阶,也就是第五光门前。所以赌夏无极走到第一百个台阶的,十赔一,赌走不到第一百个台阶的,一赔一。快来下注啊,买定离手!”

    “我买一百块,赌他走不到第五光门。”

    “我也下一百块,赌他走不到第五光门。”

    “我赌一百块,赌他走到第五光门。”

    “……”

    一群弟子开始坐地赌了起来。

    这种赌局至少有十几处都在玩,各大院系的大佬们也不阻拦,他们的目光全部都在夏无极的身上。

    虽然不是自己院系的,但他是道宗之人,能够打破第四道光门,可见其资质已经超越了赵岳。

    这样的天才在其还未成长起来早些交好,是有好处的。

    拥有这样想法的,可不仅仅只是各院系大佬,还有各大院系的各大天才们。

    众人都在打算着,等夏无极出来如何和他结交。

    但僧多粥少,要想更快更好的交好夏无极,就要有与别人不一样的方法。于是,很多人在脑海里备了各种腹稿方案。

    当然,最激动的莫过于武道院弟子和院主何问刀。

    “第四天阶啊!夏师兄太牛逼了!太给我们长脸了!”

    “第四天阶!以后谁还敢看不起我们武道院!”

    武道院的一群弟子一个个身体站得笔直,目光睥睨。

    他们暗暗决定,以后要以夏师兄为中心,坚决拥护夏师兄。

    只有拧成一股绳,武道院才会在道宗,甚至在整个南玄域都能大放异彩。

    “武道院的春天来了!”

    何问刀兴奋的嘀咕道。

    外界的喧嚣、震惊和激动,对于天武峰之中的夏无极来说,丝毫没有影响,他根本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还以为目前这一切都在悄悄的进行。

    毕竟整个天武峰就他一个人。

    而从台阶上向外看,却是青山松柏,再往外便是一片混沌。

    在他看来,这里一片安静,想来这里的声音也传递不出去。

    所以他很安心的继续登山。

    随着他走到底三十个台阶时,他停了下来。

    “压力差不多了。”

    在他的眼前是一片广场。

    不得不说,这天武峰上的武道意志强悍的可怕,竟然让方寸之地化为一片广场。

    如果无法抗衡这武道意志,深陷其中的话,那这就是广场,永远也不会变回台阶。

    随即开始练拳,打的是基础拳法,一招一式,一丝不苟。

    “咦?他在干什么?看他刚刚的样子并不难啊。”

    “难道是累了,活动活动筋骨?”

    “白痴!什么叫累了活动活动筋骨?人家那是在修炼!在强大的武道意志压力之下修炼,对自身的武道意志和对掌控自身的肉身力量,有着巨大的好处。”

    “你又知道了。有这好处,为何没有人进入天武峰修炼?”

    “你知道凡人世界的猪是怎么死的吗?在天武峰上,如果抵达不到与境界相匹配的位置,根本不可能对武道意志和肉身力量起到帮助。”

    “兄弟!没有实力,就不要学别人说俏皮话。我只知道凡人世界的猪从来都是被杀死的,凡是说笨死的,这人本身脑子就有问题,你说是不是?”

    “……诶诶,哥,别动手,是我错了,是我嘴贱。回头我请哥大保健……”

    “嗯,知错就改,哥们你人不错。下不为例啊。”

    “谢谢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