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生死交织(第一更)

恼怒、剧痛连同黑色短剑一齐插进了腹部盔甲的缝隙里,刺破了皮肤与肌肉,阴险狠毒地向上钻。萨洛蒙感觉这把短剑刺穿了他的肝脏,无法忍受的痛苦让他无法抑制地发出一声痛呼,但这声音却在他的喉咙里被磨碎了,因为羞愧与疼痛钻得更深。

    无法抑制的情绪让他迅速开启了圣痕,甚至超过了他给自己设定的安全阈值。卡巴拉源质欢呼着再次被点燃,金色的光焰再次从他眼中溢出,死亡女神看到耀眼的光环在他的脑后汇聚。没等海拉发出惊呼,萨洛蒙就爆发出了巨兽般的怒吼,狂怒的蒸汽从狰狞的龙头头盔中喷洒到了寒冷的空气中。

    此刻,意大利的寒冷群山里,一位参与弥撒的神职人员的腹部出现了巨大的伤口,鲜血溅射到了前排的长椅和深红色的长袍上。但其他参与弥撒的修士都没有在意,他们仍旧沉浸在祈祷中,紧接着,类似的伤口出现在了所有修士身上。

    莫鲁仍然站在祭台前,接受着温暖光线的照耀。

    黑暗的死亡国度中,萨洛蒙松开盾牌,将另一只手也握到剑柄上。萨洛蒙像是挥舞锤子一般挥出圣剑,将死亡女神击打了出去,直直撞在骸骨大厅的另一面黑曜石宫墙上。他的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谁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量,所有旁观者只听到他的长剑爆发出转瞬即逝的轰鸣,一团白色的云雾眨眼之间出现然后消失。萨洛蒙拔出了深深插进腹部的短剑,连同插入肩甲的黑色短剑一起碾碎。他仿佛是暴怒与傲慢行走于人间的代言人,同时也是神圣与高贵的实质体现,天使圣歌与邪魔怒吼为他的每句宣言伴奏。

    “你!”龙翼推进器发出尖叫,将他急速推向刚刚撞碎墙壁的死亡女神。圣剑与黑剑的碰撞快得看不清,银金色的骑士与黑绿色的死亡女神进行着一场凡人无法插手的生死搏杀。海拉发出畅快与欢愉的吼声——这正是她想要的,在这个死亡的国度中只有死亡,不是杀人就是被杀。她已经很久没杀人了,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让她可以将被囚禁数千年的苦闷发泄出来。

    萨洛蒙的动作太快了,圣剑一次又一次刺穿了海拉的身体,但当他抽出圣剑后,那些伤口就仿佛不曾存在般愈合了。他赤手空拳砸碎了海拉看似纤细的肢体下坚硬的骨骼,但那扭曲的肢体眨眼之间就恢复原状。即便死亡女神丢失了大部分力量,可她的不死性依旧存在,她的伤口甚至愈合得比萨洛蒙还要快,甚至于当萨洛蒙斩下她的肢体时,那些残肢转瞬之间就会消失,然后出现在它原本应该待的地方。

    她在出生时就伴随着死亡,她是永恒寂静女神在主物质位面的代言人,她的身体中没有鲜血,只有死与生的力量流淌。

    银金色骑士朝着死亡女神的腹部来了一记重拳,紧接着,他踩碎了海拉的膝盖,抓着她的脖颈将她按倒在地上。萨洛蒙转身躲过从地上刺出的足有一人高的黑色剑丛,他站在跪倒的、喘息不止的海拉身后,用尽全力将圣剑从海拉背部直直捅了进去。

    圣剑穿透胸膛,剑身如同钉子般砸进黑曜石,将死亡女神钉在反射着墨绿色微光的冰冷地面上。萨洛蒙扭断了地上的黑色剑丛,他以那些黑剑为钉子,将海拉的四肢牢牢地钉在地上。然后他抽出圣剑,将数支黑剑再次捅进了海拉的胸膛。

    他没有时间尝试杀死这个不死的女神,他只能以最有效的手段限制她的行动。死亡女神丝毫没有顾及深入身体的数把黑剑,她就如同绽放于纷乱剑丛中的黑色玫瑰,那些黑剑并未带给她痛苦,这让她无比愉悦。

    她挺起胸膛,任由黑剑切开她的身体。

    “让我看到你的脸。”她用低沉且疯狂的声音说道,“让我看到你的脸,战士!你可不是什么米德加德的骑士,告诉我你的名字!”

    萨洛蒙迟疑了一下,但他还是让覆盖于面部的甲片缓缓褪去。狰狞的银白色龙头消失了,露出了一张年轻的脸,但那流露出金色微光的双眼让他看上去要成熟威严了许多。“我是人类之主的弟子、至尊法师的继承人、圣剑与圣枪的持有者,维山帝秘法的使用者。”他说,“我是萨洛蒙·弥赛亚·达蒙内特·潘德拉贡。”

    “你杀不死我!”

    “我知道。”

    “我记住了你的名字!我是阿斯加德的王,也是你的女王!”死亡女神露出残忍的笑容,“就算你有能力离开这里,我也会去找你的。等我从这该死的牢笼里出去的时候,就是你我公平决斗的时刻。到时候我会让你臣服的,萨洛蒙!我,海拉,是你的女王!”

    “看样子海拉挺喜欢他的。”天后弗丽嘉瞪圆了眼睛,看着水镜中展现的一切。虽然萨洛蒙的手段有些粗暴,但结果却让天后十分满意。至尊法师发出不屑的轻笑声,惹得天后翻了个白眼。“你要怎么让你的弟子出来?”天后问道,“奥丁的囚笼现在可不能打开。”

    “卡玛泰姬曾经研究过宇宙魔方。”至尊法师放下手里的叉子。她转动手腕,一个银金色的身影就突兀地出现在木屋里。萨洛蒙带着惊呼砸碎了木屋的地板。一时间,尘土与金色光点四处乱飞,但却无法越过至尊法师布置的法术。

    “你做得不错,我亲爱的弟子啊。”至尊法师对带着满脸不悦站起来的萨洛蒙说道,“无论是战斗还是烟熏鲑鱼,你做得都很不错。”

    “老师,天后。”秘法师行了个礼,然后有气无力地坐在了餐桌旁的椅子上。他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然后一动不动了。刚刚熄火没多久的龙翼推进器贴在椅子上,发出滋滋的响声,一股木头烧焦的味道缓缓升起。他真的太累了,连续两场开启圣痕的战斗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与精力,至于玛勒基斯他一点儿都不想管了——黑暗精灵之王的灵魂几乎都被以太粒子磨碎了,要是这样索尔还打不过,那他还不如支持海拉上位好了。

    至尊法师把一盘烟熏鲑鱼推到萨洛蒙面前,秘法师懒洋洋地抬起头。他眼中的金色光芒已经消失了,他变回了那个普通人,但在他没有发觉的地方,有些东西还是永久性的改变了。萨洛蒙轻轻拍了拍手,隐形仆役拿起刀叉帮他切割鱼肉,然后将鱼肉送进他的嘴里。

    “你怎么连吃饭都要用魔法?”至尊法师嫌弃地拍了拍萨洛蒙那汗津津的脑袋,然后尊者的表情更加嫌弃了。尊者挥舞手指,萨洛蒙身上所有的汗水和干涸的血液瞬间消失了。萨洛蒙只是勉强笑了笑,他没有反驳,而是继续接受隐形仆役的喂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