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石网 > 大靖长风录 > 第六十二章 暗香盈袖(1/4)

第六十二章 暗香盈袖(1/4)

作者:三昧丹青酱 返回目录
    销金窟,歌舞场。

    风花雪月,热闹非凡。

    酒过三巡,路乘风懒懒的瘫在那太师椅上。台上的人影开始对叠成双。

    那歌舞已是换了再换,耳边簇拥的女子还在继续划着行酒令,却没见半点可疑的迹象。

    路乘风越发觉得无聊了起来,就像正在看一场百无聊赖的歌舞晚会。

    于是,他便摆了摆手,吩咐那些女子都退下了,准备只身去这小楼之上四处闯闯。

    就在此时,大堂的灯光忽然整齐划一地尽数熄灭。没几秒,再度亮起,明如白昼。

    只见那高台之上,已伫立着一个娉娉婷婷的美丽倩影,正背朝他们二人的方向。

    那美人裸露在外的小腰,细若蒲柳,盈盈一手,可堪在握。袅袅细腰下,缀满了金色的鱼鳞状饰片。

    一身薄薄的鹅黄色西域胡装,只到雪白的小腿之际,露出纤细骨感的一双脚来。那脚丫却是光着的,脚踝上还隐隐约约系有几根银铃,引人遐想。

    海藻般的黑色长发正从那半遮半掩着的雪白臂膀之上一泻千里,其间还结着几缕别致的小辫儿。

    乐声一起,那女子便踩着阵阵充满异域风情的鼓点,舞了起来。

    舞动飞旋之间,她薄如蝉翼的裙摆便与海藻般散落的长发一齐,迎风飞扬,飘飘欲仙。腰间的金鳞与脚下的银铃,随着她曼妙的舞姿,一同发出摄人心魄的美妙之音来。

    “跳得好!跳得好!”

    “这跳是西域的胡旋舞!”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相关小说
重回99年“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虽然很可怕!但是他一定是个好哥哥吧!”—铃源世界 “老爹!我终于当上了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此生定当精忠报国!”—刘军 “这些孩子所在的世界太过残酷了!我们真的能保护他们吗?”—王卫 “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了!到处都是怪物!我…我们真的还有未来吗?”—李曦晨 “这个可恶的家伙!世界不准看他啊!”—铃源未来 “我的哥哥是个大英雄!”—应林 安:“你还在看这些吗?” 应龙:“不然呢?他... 影视世界当神探“卢克,你个懒蛋,还没穿好衣服么?再不下来,我就让你光着屁股去参加毕业舞会。”罗伯特-葛瑞森坐在敞开的驾驶座上,探出头朝楼上喊了一声,巨大的嗓门似乎把小楼的玻璃都震动了似的。 片刻后,一声不比他刚才那声小多少的大喊响起在楼上:“W!T!F!?” 罗伯特顿时火冒三丈,跳下F150的驾驶座,快步地冲进了小楼中。 然后,就是一阵咚咚咚的上楼声,再是砰地开门声。 “啊,卢克,你这死小子怎么了?”罗伯特的大... 明末夺天下刘元昭是一名铁匠,家传老手艺,从小就开始打铁,到现在才二十三岁,技艺也算是得到老一辈承认了。 原本家人以为铁匠不赚钱的时候,甲胄热潮掀起,不少土豪找人打造手工的甲胄,刘元昭觉得是个机会,就一头扎进这浪潮里。 后来他自己也迷上了甲胄。他从小打铁,干的力气活,吃的多,身上一身肌肉,膀大腰圆,虎背熊腰。 而且皱眉时眼神狠厉,声音洪亮,特别是学习打铁之后,他除了有严厉的爷爷陪同,其余时间独自一人,性... 大靖长风录“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一个嘶哑的嗓音在低低地怒吼着,早已失去血色的双唇微微颤抖,吐出的每一个字却都如金石掷地、玉碎昆仑般越发铿锵,仿佛用尽了毕生力气。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我让你再逞英雄!”一个朱砂红的身影飞快地窜上来。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地摔在那人的脸上。 只见那个消瘦的背影眼看吃不住力,跪着的身体陡然一个趔趄,立马就要伏倒在地。却见那人奋力用右... 初唐求生新闻上预告晚上猎户座流星雨,而且是哈雷彗星带来的。吴欢这个络写手,止不住心痒痒,看了一下天气,决定看流星雨去。小说就扔在那里,断不断更不管它,反正没有人看。 收拾了半天,露营的装备准备好了,两样东西纠结带不带,一样是新到手的复合弓,一样是华为6平板电脑。吴欢很快就做了决定,两样都带。 其实也不用纠结,纠结的是时间,要在山上呆多久?他最长记录是14天。问他怎么过14天的,那就要问周边农民丢失的红... 英雌唐武德六年,二月初一,午时,洺州城。 “我有幸在家锄菜,为高雅贤之辈所误至此!” 一个被铁链枷栲禁锢的雄壮大汉跪在地上,忽然仰天高呼,言语中尽是懊悔和怨恨,与那位曾经让大唐军民闻风丧胆的汉东王形象相去甚远。 稳坐高台,实则归心似箭的唐太子李建成听得此言,脸上不禁现出一丝厌恶之色,他不想再看到这所谓“汉东王”刘黑闼绝望的模样,口中迫不及待地吐出了一个字“斩!” 头颅胸胆两分离,宏图霸业化尘土... 金色绿茵夜幕像渔夫的网,渐渐地收拢了起来。窗外晨练的跑步声踏踏响着,由远至近,再慢慢远去。夏夜的酷暑还没有完全褪去,清晨的阳光又悄悄探出了头。 由于卧室的窗户朝东,所以窗帘稍微有些厚重,红色的绒布落地帘上绣着黄色的椰子树和蓝色的山。 卓杨一直都没弄明白,为什么椰子树是黄色而不是绿色,为什么山是蓝色的,这个世界上有蓝色的山吗?椰子树不是应该长在海边的吗? 卓杨也曾问过母亲,母亲说:世界有多大你知道吗?... 法师乔安冬日清晨,寒风呼啸。积雪皑皑的荒原上,一头毛色洁白的猎犬正拖着雪橇埋头飞奔。 雪橇上坐着一个瘦小的男孩,迎面吹来的寒风掀起斗篷兜帽,露出一张心事重重的清秀脸庞。 以一个刚满十三岁的乡下男孩来说,已经通过莱顿学院入学考试、正式成为“法师学徒”的乔安·维达本该感到自豪,然而一想到考官对他说的那些话,心情就不免有些压抑。 乔安·维达出生在亚尔夫海姆南方一个名叫“德林镇”的小地方,从记事那天起就没了... 被召唤成巨人是什么体验不久之前,唐临在刷某乎网络社区的时候看到过这么一个帖子。如果克苏鲁可以被卑微的人类召唤,为什么人类不能被蚂蚁召唤呢? 那位有趣的答主是这么回答的:【没错,如果一群蚂蚁在我家围成了一个环,我一定会注意到这个事情,并且会想办法搞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如果我不开心,说不定我还会踩一脚。】 【那就是为什么邪神召唤仪式上你一定要拼对邪神的名字和正确的发音。想象一下吧,如果你看到一群蚂蚁拼出了你的名字,你... 射程之内遍地真理和国,东京,杉并区。 一处大众公园里。 明月高悬,夜空静谧,只有虫鸣阵阵,衬托得公园分外幽深。 乔桥拉着一个旅行箱,走在公园小径上,仅有月光照亮道路。 前方,一棵巨大的樱花树出现在乔桥的视野中。 “这个怨灵,已经困扰我们一个多月了。” 乔桥身边,有一位身穿深蓝色制服的男子,他是这个公园的安保负责人,名叫藤泽三郎。 一边往前走,藤泽三郎一边介绍着情况。 怨灵在公园里出现一个月有余,已...

...